棉花羊_咩

非洲死咸鱼,不定期弃车出逃

【搭档组?】“我不能没有你!”(3)【ABO高亮!!!!】

*存在非自愿性性行为
*德拉库斯A×埃克托o
*伊梅尔达当然也是A
*两个人之间根本没有爱!
*天知道我为什么要写这个
*大概只是想污一把埃克托w
*慎入!慎入!慎入!
*真的要往下拉嘛!!!!!
*好吧你自己选的_(:з)∠)_
*我的手已经勾住了车门把!!!!!!
*发现上中下根本写不完233333

    埃克托感觉自己仿佛身处一座金属的大钟里,被冷硬的钢铁的气息包裹的严严实实。不仅如此,这口将自己严严实实的罩住的大钟一定还被人使劲的敲上了好几下,不然他的头也不会如此的晕,眼前的景象也不会抽象成这样大大小小的色块。
    额头上温热的触感让他昏昏沉沉的脑袋多少意识到了自己身上压着什么,胡乱的伸出手,在按上了不知是什么东西以后,拼上了全身的力气想要将这个令自己不舒服的东西推开,哪怕只是远一点点也好。
    只是omega的天性使他在这个特殊的时期的力量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即使他自己觉得这过去的二十年里从来没用过这样大的力气,而实际上,那双相比于德拉库斯瘦了不少的手臂只是软软的按在了对方的肩膀上,对他的推拒更是基本没有。
    虽然德拉库斯完全可以忽略对方毫无力气甚至在别人眼里完全是别扭的邀请的拒绝,但他还是清楚的知道,这是他的这位天才的朋友在为他美丽的妻子与可爱的女儿而用了最大的努力而做出的挣扎。想到他竟然真的打算因为这样无聊的原因而放弃他们的,最重要的是德拉库斯自己的,理想而离开,德拉库斯心中便升起了一股火气。
    一只手将友人两只细瘦的手腕握住,甚至还留出了不小的空隙,德拉库斯将它们死死的按在了埃克托的头顶,感受着手中不住扭动的手腕,又看了看眼中蒙着一层厚厚的水水雾又不适的拧着眉头的友人,德拉库斯心中刚刚燃气的那簇火苗突然又小了许多。
   哦,埃克托,就像一颗小小的树苗,即使不是在这个特殊的时期,那瘦的不成样子的胳膊和腿也敌不过自己。
    不过即使他真的强硬的留下了他也没用,那与生俱来的才华永远不会是自己的,而愤怒的埃克托自然也不会再帮助自己。
    失去了埃克托的歌曲,失去了埃克托的建议,自己又将是那个默默无闻的街头歌手。
   这样的事,无论如何也不能发生。
   不过,好在埃克托是个omega,如果他能借这个机会成功的取代伊梅尔达……
    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你看,金属与木头也不是绝对不能凑在一起的东西,有着钢丝弦的木吉他,就是二者完美的融合。
    躺在床上的埃克托可没有功夫想这么多,他只觉得自己似乎是曾经看伊梅尔达做饭时的锅里的那一大块黄油,在高温中不断地融化,变成一摊液体。
    老天呀,他从来不知道自己身体里有这么多水,就像是坏掉的水龙头,一滴一滴,却从来没有干涸的时候。
    不过自己这个样子大概不适合用“滴”这么小的单位来描述……
    他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个,在他的分化时的第一次发情期到来的时候,他的身边就极其幸运的有了伊梅尔达,即使伊梅尔达是位极其漂亮的女性,但不可否认的是,她同样也是一位十分强势的Alpha。
    当然啦,爱情的力量总是如人们描述的那样强大,伊梅尔达在这种事情上难得的有着极好的耐心。虽然Alpha的本能总是难以压抑,即使埃克托拒绝承认,也不能改变他曾经哭喊着求饶以及第二天睡到下午也爬不起来的事实。
    育有一女的埃克托对这事一点也不排斥,他总是会沉浸在伊梅尔达令人安心的香气中。但此时这陌生的气息绝不是他能接受的,即使身体中的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让他贴近这个坐在自己身上的Alpha,但颈后微微发疼的腺体提醒着他,这不是他的爱人,他宁愿被这不断攀高的体温烧死,也绝不能妥协。
   可惜,主动权并不在埃克托的手上。

评论(20)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