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羊_咩

非洲死咸鱼,不定期弃车出逃

【祖宗组】万事总有第一次(上)【ABO高亮!!!女A男O】

*ABO高亮!!!!!
*伊梅尔达A×埃克托O
*第一次不知所措的两个人w
*有一点皮的埃克托
*我不管我就是要日哭埃克托!
*一大桶狗粮(嘎嘣嘎嘣)
*看你刷出了啥w  
*新手司机发挥不稳谨慎下拉~      

   

 

  


   这是他们结婚后的第一个秋天,老天似乎格外的眷顾这对新人,将这好的不像话的天气作为贺礼送给了他们。湛蓝的天空中几朵洁白的云彩慢悠悠的飘过,巧妙的避开了不遗余力的将光芒播撒在大地上的金色的太阳。 然而即使是这样,也不能忽略那卷着或是火红或是金黄的叶子打转的寒风。
    刚刚当过了新郎的埃克托此时正靠在窗户边,听着寒风恼怒的拍击着这个阻碍它进屋的东西,叼着一根笔,托着下巴出神。
    突然他的眼睛亮了起来,伸手拿下笔,拽过一旁的本子低下头快速的记了什么,接着却又微微的皱起了眉头,伸长胳膊捞过了一旁白色的吉他。细长的带着薄茧的手轻轻的勾了几下,带出了几个不成调的音节,却抚平了他眉间细小的褶皱。于是他抱着吉他,捡起了一旁的本子和笔,又不知道记着什么。
    “吃饭了,大音乐家~”一个清脆的女声打断了埃克托手上的动作,一个身着紫色长裙的少女从门边探出半个身子来。
    埃克托并没有因为别人打断了他的思考而生气,相反的,那双眼睛再次亮了起来,似乎他这半天来就是在期待着这一刻。随手将手中的本子和笔扔到一边,却是小心的将那把吉他放到了一旁的软垫上,刚迈出一步却又不放心的回头看了一眼,确定其不会受到损伤后,才小跑着冲向了门边的少女。
    “伊梅尔达,你做的饭还是那么的好吃~”揽着伊梅尔达的腰转了一圈,埃克托几乎是摔进了椅子里,而桌上食物的香气令他还没坐稳就抓了叉子,嘴里还不住的夸到。
   “你根本还没有吃。”伊梅尔达双手环胸,撅起了嘴道,眼中却是藏不住的笑意与小小的得意。
    “你做的总是好吃~”埃克托摸了摸脑袋,笑了起来,补充道。
     “快吃,要凉了。”伊梅尔达拉开凳子坐下,还不忘瞪一眼看着自己傻笑的埃克托,不过颊边浅浅的粉色将这一眼的威力消去了大半。
    飞快的解决掉了盘中的食物,一如既往的好吃,埃克托擦擦嘴角的油渍,却并没有离开去继续进行他的创作,而是单手撑着脑袋,歪着头盯着对面仍在进餐的伊梅尔达看。
    他几乎不能相信自己会有这样好的运气,真的能娶到这位玫瑰一般美丽的姑娘,虽然她像玫瑰一般有着足以扎疼人的尖刺,并且是一位Alpha,但这丝毫没有削减她的魅力,与对埃克托的吸引力。
    反正埃克托到现在还没有分化,大概只是一位平庸的beta。
    突然想起自己曾经送过她一大捧亲手摘的玫瑰花,当伊梅尔达接过那一大捧还带着细小露珠的胜放的红玫瑰时,他一时间竟然不知道究竟是娇艳欲滴的花更好看,还是捧着花的少女更美丽一些。
   而当伊梅尔达注意到他因摘花而多出了许多个细小的血洞却又努力藏起来的手时,却又一扫脸上幸福的红晕而换上了一副凶巴巴的表情,一度让埃克托认为她根本不喜欢自己的礼物,而在伤心与惶恐中被对方一把拉回家,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双手已经被包成了玉米粽子,并得到了一个怒气冲冲又带着点心疼的警告。
   这一切就像是发生在上一秒,埃克托甚至能闻到那股浓郁的玫瑰香气。
    等等……香气?
    埃克托一愣,猛的从回忆中拔了出来,却发现鼻尖仍萦绕着一股玫瑰花的香气,而且似乎愈发的浓厚了起来。
   眨眨眼看了看四周,却并没有发现半片玫瑰花,这令埃克托更加的不解了起来。令人愉悦的香气环绕在四周,一时间埃克托也无法准确的找到这股味道的源头,只是不住的四处张望。
    “埃克托?你在找什么?”此时伊梅尔达已经吃完了,优雅的擦了擦嘴,微微眯起眼睛看着对面不住转头的埃克托,最终还是道出了自己的疑惑。
    “没什么……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听到自己的名字,埃克托立刻转回了头看向伊梅尔达,企图蒙混过关,却还是在伊梅尔达探究的目光中败下阵来。
   “味道?就说你抱着那把吉他的时间太久了,身上都是木头的味道。”听到埃克托的回答,伊梅尔达微微皱眉,仔细的闻了闻,并没有闻到什么奇怪的气味,又站起身来走到埃克托身边闻了闻,最后居高临下的看了他一眼。
  随着伊梅尔达的靠近,那股玫瑰的香气又浓郁了几分,连着空气都变得粘稠了起来,埃克托只觉得自己似乎置身于一片玫瑰花海中。而随着花香不断的加重,埃克托觉得周围的温度似乎也在渐渐地升高,连带着手脚似乎也软了起来。
   “不……伊梅尔达……我好像……分化了……”即便是埃克托再傻,此时也应该知道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不知道到底是该高兴还是该担心,埃克托费力的抬起手,拽住了伊梅尔达的裙摆,抬头对上伊梅尔达瞪大的眼睛,声音渐渐地小了下去。

   
  
   
   
   
   

评论(35)

热度(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