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羊_咩

非洲死咸鱼,不定期弃车出逃

【后勤组 天线宝宝生贺】石头与下水道与告白

*一切医学知识都是我瞎扯淡,专业人士不要打我!

*空尖弹是确实有的,详情百度,但威力到底有多大我也不是特别清楚。

*想吃糖记得翻到最后!

*本来打算捅刀但是考虑到小天使生日还是圆成了糖。

*庄羽小天使生日快乐!








不过是一次简单的歼灭恐怖分子的任务。

至少在任务前他们都是这么认为的。

只不过谁也没有想过受着压迫本应奋起反抗,最起码是不添乱的原住民会向他们露出獠牙,至少是在那柄锋利的短刀没入庄羽腰间之前,他们从未这么想过。

对于被恐怖分子压迫着的原住民那下意识的同情与回护,使得守在屋子里的庄羽和陆琛放下了对他们的戒备,所以谁也没有注意到那缩在母亲臂弯下的孩子缓缓的抽出了一把利刃。

等到光亮的利刃将耀眼的阳光反射进陆琛眼中时,一切都已经晚了。在他们做出反应之前,锐利而冰冷的铁器已经深深的埋入了庄羽未受到防弹衣保护的侧腰。

刀确实是好刀,即使是由一个小孩子握着,也能轻轻松松的没入肉体,只留下一个短短的刀把露在外面。

想也没想过会出现这种情况的两人同时瞪大了眼睛愣了片刻,而仅仅是这片刻便足以让那孩子利落的拔出了那把凶器。

鲜血与枪声一同出现,薄薄的利刃外裹着一层淡淡的血红,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形的轨迹,落入漫漫的尘土中。

“快走!”枪声如同一个开关一般,下一刻,各式各样的利器闪着森冷的寒光,从不同的地方现出身影来,宛如死神的镰刀。陆琛飞快的扯出一块纱布,揽上庄羽的腰,准确的按上了那处伤口,一个使力将他抬了起来。

两人边打边退,好不容易退出了那栋房子,一串子弹又正巧落在了两人身边。抬头一看,滚滚黄沙中传来了发动机的轰鸣声,数不清的车辆从中现了出来。

”快下去!“眼角瞥见一个井盖,陆琛冲着庄羽指了指,端起枪来对着不断接近的车队扫射。

“嗯……”一声压在嗓子眼里的痛呼淹没在了连续不断地枪声中,同样没有被陆琛听到的还有一个重物坠地的声响。

“小羽?小羽!”陆琛且战且退,缓缓的向井口移动,一边喊着庄羽,却并没有得到半点回复。

心中”咯噔“一下,陆琛几步抢到井口钻了进去,还不忘盖上了井盖。

“小羽!庄羽!”这口井并不深,陆琛几步就到了底,落地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电搜寻庄羽的身影。而当他切实的看到躺在污水中不省人事的庄羽,全身的血液都仿佛凝固了。

架住庄羽的腋下,陆琛将他从那潭黑乎乎的污水中拽了出来,放到了旁边的石台上。

陆琛这才看清了庄羽的伤势。

惨白的灯光下,庄羽的腿上多了一个被水泡得惨白,还不断往外渗血的巨大血洞,就像是被生生挖走了一大块肉。

空尖弹……

只存在于教科书中的弹种,竟然被他们碰到了,还好巧不巧的打到了庄羽身上。实在是点背的令人惊讶。不过陆琛还是庆幸恐怖分子并没有使用美国最新研究出来的那一款,要不然庄羽就无法躺在他面前喘气了。

只一眼,陆琛就知道,他这条腿已经保不住了。然而在现在的条件下,截肢是不可能进行的,只能先把子弹取出来,再进行简单的处理,并期待着队长那边能顺利的进行,再回来营救他们。

“琛哥……疼……”这边庄羽经历了这系列的折腾,已经被疼痛唤回了意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被那一片刺目的白光弄得皱了皱眉,却又没力气抬起手挡。

”别看,你没事的。“眼看着庄羽就要低头查看自己的伤口,情急之下陆琛伸手捂住了庄羽的眼睛。

”嗯?“隐约觉出了陆琛的不对劲,庄羽在黑暗中眨了眨眼睛,挤出一个疑惑的音节。

“怎么?不信你琛哥啊?”抑制住想要落泪的冲动,陆琛努力把语气调回平常的样子。

“信啊”连忙小幅度的摇了摇头,庄羽笑了起来,乖乖的闭上了眼睛。

”这就对了,张嘴。“脱了被血水浸湿的手套,陆琛摸出块糖来,剥开包装纸塞进了依言张嘴的庄羽口中。

”吃了糖就不疼了,这可是石头说的。再疼你就咬我。“

一边说着,陆琛一边轻手轻脚的趴到了庄羽身上,一只手从包里掏出了几只药剂和一瓶酒精。用牙咬着瓶塞打开,在身体压上庄羽的一瞬间对着伤口倒了上去。

”唔!!!!!!!!!“庄羽本来想着忍忍就过去了,怎么都不能咬陆琛,然而突如其来的剧痛让庄羽想也没想,一口就咬上了陆琛递到他嘴边的胳膊,还勉强能动的两只胳膊和一条腿更是玩命的扑腾,虽然陆琛已经尽可能的按住了他,还是挨了好几下。

这一口咬的狠极了,打过来的几拳也是用尽了全力,隔着厚重的作战服陆琛都能感受到不小的疼痛,只是比起肉体上的疼痛,心中更是要疼上百倍。陆琛手上的动作不停,狠着心把一瓶酒精都倒了上去,飞快的在伤口周围扎了几针,拔出小刀剜出那颗弹头已经开了花的子弹,又扯出绷带快速的缠上。这才有些脱力的从庄羽的身上滚了下来。

”小羽?小羽?“躺在喘了两下,陆琛惦记着庄羽的状态,一骨碌爬起来,在裤子上擦了擦满是血迹的手,拍了拍庄羽的脸。

“嗯……石头骗人。”庄羽惨白着一张脸,勉强掀了掀眼皮,有气无力的答到。

“那试试我的……”听了这话,陆琛有点想笑,但眼泪却先一步落了下来,不等庄羽回答,就俯下身在他的唇上印下了一吻。

“痛痛痛飞走啦。”看着庄羽瞪得足以媲美副队的眼睛,陆琛笑眯眯的挥挥手,好像疼痛真的随着他的手远离了一般。

“噗哈哈……”陆琛让庄羽无端的想起了小时候母亲哄自己的样子,不过这个方法由一个成年男性来实施实在是有点诡异,庄羽不由得笑了起来,却不小心牵到了腰部的伤口,疼的直小声抽气。

“还笑还笑,再笑吗啡不给你了。”嘴上这么说,陆琛还是从包里拿出一个针管,扎到了庄羽身上。然后解了庄羽的防弹衣,为他处理那处不浅的刀伤,最后还补了一针破伤风。

“队长队长,是否收到。”做完了这一切,陆琛才想起来联系杨锐他们,心怀忐忑的按下了按钮,陆琛低声道。

”收到。“陆琛觉得杨锐的声音从来没有这么好听过,在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都要蹦起来了。

“村民和恐怖分子勾结,庄羽……伤得很重。外边敌人太多,我们现在躲在下水道里。你那边怎么样?”头顶上的脚步声令陆琛皱了皱眉,低声对着通讯器说道,小心着不让庄羽听到。

“我这边一切顺利,佟莉和张天德就在附近,我通知他们与你汇合。等这边完事了就去救你们。”杨锐的声音随着电波传来,听着有些不同,但其中的沉重还是难以消去。

“是”听到佟莉和张天德就在这附近,陆琛松了一口气,三个人,两个重火力,还是有可能突出去的。等消灭了敌人,再来接庄羽也来得及。

结束了通话,陆琛急急忙忙的返回靠在墙上的庄羽身边。

“队长?”垂下眼看了看通讯器,庄羽挑挑眉问道。

“嗯,队长。佟莉和石头离我们……不到100米,马上就能到。”陆琛抬起手腕,给他看两个缓缓接近的红点,这才露出了一个舒心的微笑。

“呦呵,一来就来一对啊。”眯着眼辨认出那块小小表盘上的红点,庄羽挑起眉打趣道。

“可不是嘛,专门给咱送糖和狗粮来了,我去接一下,你好好待着啊。”笑眯了眼,陆琛从来没有这么期待看到那两个人,一般情况下天天摸石头糖的陆大夫巴不得躲着两个人走,以免招来一顿以“友好切磋”为名的男女混合双打。

”我哪动的了呀,快去快回啊。“陆琛拍了拍庄羽的肩膀站起身来,却因为庄羽的一句话愣在了原地。

“……好,别太想我啊!”嗓子一阵发紧,陆琛勉强的挤出了一个字,又在后面加了半句,有点欲盖弥彰的感觉。

”美得你!“庄羽带着笑意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陆琛甚至都能猜到他一定翻了个白眼,鼻子却不由得有些发酸。

“陆琛,陆琛!”手电照出一个高大臃肿的身影,陆琛那些手电的手一顿,愣是看不出来那是个人。另一只手刚摸到枪把,佟莉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抢出几步到了那个影子前面,在看到佟莉和趴在她背上的那个人的时候心里一沉。

“快帮我看看他怎么样了!”见了陆琛,佟莉涂满了油彩的脸上现出了几分欣喜,配合着陆琛把石头轻手轻脚的卸了下来。

救不回来了……

石头的身体一片冰凉,只有刚刚紧贴着佟莉的部分才有一些温度。皮肤下面是死一般的寂静,半点脉搏与心跳都摸不到。更不用说胸口与腹部那一串穿透了防弹衣的弹孔。

“莉姐……抱歉……”收了手,陆琛垂着眼看着满脸血迹安详的合着眼睛的石头,嗓子里像是卡了什么东西,出口的声音也有些沙哑。

“原来……是这样……”微微偏头,陆琛看到佟莉竟然笑了起来,然而陆琛宁愿看她崩溃大哭,也不愿看她这样笑的比哭还难看。如同梦呓一般,佟莉突然开了口。

“之前我背他的时候……他说……喜欢我,是那种想一起过一辈子的喜欢……”佟莉眼中水光闪烁,在灯光的照射下,如同破碎的星辰。

“不过这辈子怎么这么快就过完了呢……我还没答应呢……”

“走吧。”陆琛知道这个时候无论什么样安慰的话都难以进入佟莉的心里,除非石头蹦起来亲自说。所以他什么也没说,站起身来就往回走。余光瞥见佟莉沉默的背起了石头,高大的身躯几乎将佟莉盖了个严实。

“小羽?小羽!”当庄羽的身影出现在灯光中时,陆琛便隐约的觉出了不对,试探性的叫了一声却没有得到回答。陆琛心中大叫一声“不好”,连忙跑了过去。

“琛哥……冷……我……冷”庄羽只觉得自己像是被扔到了冰窟窿里,想蜷起身子御寒却又偏偏一动就疼的不行,独自熬过了好一会,终于感到了有人接近,下意识的喊出了那个从几乎要冻成冰块的脑子挤出来的唯一一个能令他稍稍安心的名字。

“我在,我在,小羽,庄羽!看着我!”冲过去把人抱到怀里,陆琛捧着他的脸,掏出小手电翻开了他的眼皮。

“琛哥……”刚刚被人从冰水里捞出来,庄羽觉得自己似乎又被送进了烤箱里,突如其来的高热蒸得他脑袋发晕,嘴似乎也不受大脑控制,胡乱的吐着字句。

“你不会有事的,有我在呢!我可是全能的暴力奶!一定能奶回来的!阎王要来我也能给你打回去!”怀里的庄羽抱着有些烫手,过高的热量透过衣服传了过来,陆琛手忙脚乱的从箱子里掏出最后的几根针剂,一股脑的扎到了庄羽身上。这几句话陆琛几乎是吼出来的,既是说给庄羽听,也是说给自己听。

我能救他,我一定能的!

“嘿嘿……嘿……暴力……奶,喜欢……一……辈子……永……远……”庄羽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模模糊糊的视野中是陆琛焦急的脸,除了热,似乎什么也感受不到了。就连陆琛扯开他腿上的绷带,又倒了一瓶酒精上去之后都没有什么反应。

“庄羽!你他妈别睡!别闭眼!你不是喜欢我吗!那就给我把眼睛睁大喽看着我!”刚刚接了陆琛指令按着庄羽却根本没用上力气的佟莉瞪大了眼睛,看着平时温和极少爆粗口又永远冷静自持的陆琛一脸的焦急冲着怀里的人大喊,眼睛竟有些发酸。

“小羽,我求你了,别睡,求求你……”抱着无论如何拍打也没有回应的庄羽,恐惧如同潮水一般扑来,将陆琛裹在其中。扒下庄羽的防弹衣,陆琛将头枕在他的胸口,手上按着脖子上的脉搏,感受着那不断的跳动,近乎哀求的叫着庄羽。

他没办法了……

带来的药品都已经用完了,即使没用完,在这个臭气熏天布满了各式各样的细菌的地方,也于事无补。

他只能听着那越来越微弱的跳动,任由死神将他的天线宝宝从他手中拉走。

“佟莉……他跟我告白了……这个地方选的真差劲!”当长久的静默过后,陆琛的指尖再没有感受到跳动。抬起头来,陆琛看着庄羽的脸缓缓的开口,本来想露出一个笑来,眼泪却先一步落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之后,头顶传来一阵枪声,随后归于寂静。

头上的井盖猛的被拉来,突然撒下的阳光让陆琛眼前一片白,而从那一片白中,传来了杨锐熟悉的声音。

“你们没事吧!”

(想吃刀片的可以到此为止了!想吃糖的请往下翻~)











“庄羽!!!!”陆琛猛的从床上坐起来,瞪着面前的一片黑暗,感到全身都是冰冷的汗水。

喘息着平静下来的陆琛借着窗外透过来的光线,勉强辨认出了面前的景物,在看到寝室熟悉的桌椅后松了一口气。

刚刚的梦境太过真实。

陆琛伸出自己的手看了看,上面没有黏腻的血迹与污渍,却似乎仍残留着庄羽并不那么光滑的皮肤的触感以及鼓动的脉搏。

“琛哥?”一个瞪着大眼睛的脑袋从上铺探了下来,庄羽眨着眼睛一脸茫然的看着陆琛。

他梦到自己死了,就躺在陆琛的怀里,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是以他坐起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从头到脚摸了一遍,确认自己一点都少的安然活着之后才松了一口气。刚打算躺下就听见下铺一声巨响,之后却又没了动静。

怀着对陆琛的担心,庄羽小心翼翼的探下了头。

“没事,就是做了个噩梦,睡吧。”下意识的伸手胡撸了一把庄羽的发茬,又顺手摸了摸他的脉搏,摸到了那令人安心的律动,陆琛笑了笑,收回了手躺了回去。

“那,晚安,琛哥。”虽然感到莫名其妙,但是刚从噩梦中脱出来的迷迷糊糊的庄羽什么都没想起来问,只是打了和哈欠,缩回了头。

躺在床上望着头顶的床板,陆琛无声的笑了笑,安心的闭上了眼。

睁开眼睛就能看到一个活蹦乱跳的庄羽,真是太好了。

而那个在自己怀里失去最后一丝脉搏的庄羽,实在是太令人伤心了。

陆琛希望他永远不会变成那样。



评论(14)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