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羊_咩

专注琴羊30年【并不 老王脑残粉!每天都没粮吃_(:з)∠)_

#小段子(大雾)其二# 依旧源于我对美方那深沉的爱【痴汉脸】 依旧不接受撕逼和谈人生 我就是不喜欢奶妈你打我啊 回忆设定:美方10岁 奶妈9岁 受方8岁 以下正文w ——————————————————————————————————————————————     似是做了一场长梦,梦中又回到了许多年前的逍遥观。    那天师傅领着一个小男孩来到她面前,她便这样多了一个师弟。当时她也不过十岁左右的年纪,不过是因为自小就住在逍遥观,所以性子比同龄人要清冷沉静不少,亲近之人也只有小她一岁的殷紫萍。   

  “今日起他便是你师弟,你且带他熟悉熟悉,转完带他来大殿便是”须发皆白的老者对着她说道 “是”她施了一礼应下了 老者又嘱咐了几句便离去了,她这才将注意力转到了这个孩子身上,面前的人大概有七八岁,已然穿上了逍遥观的弟子服,素色的道袍套在他瘦小的身板上显得有些宽大。男孩有些一双大大的黑色眸子,那双黑眸此刻带着些许的紧张与惊慌,小心翼翼的看着她。

       看着面前的人,她也动了一分恻隐之心,不自觉的放柔语气道:“莫怕,我是崂山道士坐下弟子纳兰青桑,你可唤我师姐”停下来想了一想又道“若是愿意,唤我青桑师姐也可”

   “是,师姐”孩子学着她刚才的样子对她施了一礼,倒也是有模有样。

   “无须拘谨,这礼数在我这里省了也可”微微弯了嘴角,她转过身“随我来吧,我带你熟悉一下这逍遥观”

   孩子比同龄的人要安静的多,默默的跟在她身后,认真的听着她的讲解。

  “你…若是会了法术,想要干什么?”她突然有些好奇,停下转过身问道

  “自然是除魔卫道,我要将这世上所有害人的妖魔尽数除去”孩子一脸严肃,一双黑眸中满是坚定。

  “嗯,若是学有所成自是要斩妖除魔,但是须得记住,这世上并非所有妖物皆应除去,学习如何斩妖之前,须明辩是非,不可意气用事。”微微颌首,她如此说道。

  “妖物如何有善类,全是杀人不眨眼的…”男孩突然有些生气,说到最后又觉得对面前人有些不敬,声音又低了下去。

  “无妨,你日后自会明白”她微微一笑,并没有怪罪于他“时候不早了,随我去大殿罢”

  后来她知道了男孩的名字。莫忘尘,忘却前尘,确是个好名字。

   大概是所修心法相同,两人的关系便熟络起来,她也总是在莫忘尘习剑之时指点一二。莫忘尘天资聪慧,一点即通,剑术与法术精进的速度极快。

  “青桑师姐!你看我会逍遥游了!”少年突然出现在了她身的后。

  “你啊,这逍遥游还未完全掌握,莫要随意穿墙而入,若是卡在了墙里可无人救得了你”她并未被吓到,放下手中书册,转过身看向一脸喜色的少年。

  “青桑师姐定是不会让我卡在墙中的”莫忘尘一脸笃定。

  “罢了,我再与你演示一遍,其中的要诀你可要看仔细了”无奈的笑了笑,她的眼中有着她自己都没注意到的温情。

“青桑师姐…”

“青桑师姐…”

“青桑师姐……”

日子在莫忘尘的逐渐成长中流逝,当年的孩子已然长成了精通法术的翩翩少年。她却没怎么变化,依旧是冷清的性子,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只不过身边多了一个活泼好动的少年,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看向那个少年的时候,她的眼中满是宠溺与温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