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羊_咩

专注琴羊30年【并不 老王脑残粉!每天都没粮吃_(:з)∠)_

#小段子 其三#

最开始想着一段就完结的,然后又想着两端完结。我怎么就写了这么长_(:з)∠)_

依然源于我对美方那深沉的爱

奶妈一定会揍死我的_(:з)∠)_

以下正文w食用愉快w

——————————————————————————————————————————————

  像是只睡了一觉,睁开眼,入目皆是熟悉的景色。撑起身子靠到床头,除了身子有些酸软提不起力道,倒也没有什么不适,如同长睡过后一样。不过她清楚的记得,她饮下了那杯毒酒,为何她还活着?

  “终是醒了啊,师姐”门被推开,步临风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汤药走了进来。虽是有些疑惑,但她还是接过了药碗,既是将她救了回来,便不会再害她。

  “你与紫萍师妹的事我本不愿多管,不过是忘尘师弟求我救的你”步临风也是个聪明人,看出了她的疑惑开口解释道

  “多谢师弟”将空碗放到一边,她点头道谢

  “你要谢的不是我,若不是忘尘师弟以真气吊着你一口气,纵是我也无法将你救回来”步临风摇摇头,并不接受她的谢意。

  “这个孩子…”弯了眉眼淡淡笑开,语中虽是有些责备之意,却满是宠溺。

  “虽然现在说也许不太合适,但我觉得师姐应该知道这件事”步临风顿了顿道“紫萍已被逐出师门。”

  “为何?”有一瞬间的惊讶,眼中现出复杂的神情,最终垂了眼帘淡淡的问道,只是语气中夹杂了些许的悲伤。

  “杀害同门,仅这一条就是个死罪,不过是掌门心软才放她一马,逐出师门便罢了”步临风毫不掩饰鄙夷的神色“教其用毒,只是为了让其自保与惩治恶人,如何能用来残害同门。”

  “罢了,终归是咎由自取”虽是如此说,但她脸上还是有掩饰不住的悲伤。

接着便是沉默,一时间只能听到窗外的鸟鸣声。

  “忘尘师弟也该来了,他这几天可是一有时间就往你这里跑”步临风打破了沉默,收了药碗,走到门边,又回过头说了这么一句。

  “知道了,我自会谢他”点了点头,她低着头微微笑了一下。

  “我还从未见过他如此失态,央告发狠都使出来了,一把剑不知是架在我脖子上还是自己脖子上好,当真有趣”人早已走出几尺外,只留下带着笑意的话语飘散在空中。

  “呵呵,确是有趣的紧”在脑中想了想那场景,她也不住的笑了起来。

   “青桑师姐!你醒了!”少年人清亮的声音中有着压抑不住的欣喜。一个白袍少年飞快的冲了进来,在身后留下一道白色的残影。

  “莫急,我不是好好的在这吗”看着面前一脸欣喜的少年,她的唇角也不自觉的勾了起来。

  “嘿嘿,我只是太过高兴了”莫忘尘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我听临风师弟说了,是你救了我”她从床上下来,对着莫忘尘施了一礼“救命之恩,永世难忘”

  “不不不,临风师兄医术高超,是他将你救回来的”莫忘尘连忙摆手,脸微微有些发红。

  “莫要推脱,临风师弟已与我说过”看着少年的惊慌失措,她微弯着眼睛笑了起来。

  “那个……我只是恰好而已…”莫忘尘故作镇定,但四处乱瞟的眼睛和泛红的耳尖却出卖了他。

  “无论如何,你总是帮了我”也逗弄的够了,她正色道“为表谢意,我许你一个愿望,只要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一定会做到”

  “好…”红晕爬上了莫忘尘的脸颊,他红着脸点点头,又似想到了什么一样突然道“我现下没想好,想好了我再告诉师姐”

  “如此也好”点了点头,她拿起放在桌上的长剑向外走去。

  “青桑师姐!你大病初愈不可练武”莫忘尘见了急忙挡在门口,一脸严肃的对着面前稍高一点的女子说道。

  “想必我也躺了些时日,若再歇下去,武艺怕是要落下了”说到此处她的眼神暗了暗“若是下山遇敌,可如何是好”

  “不可!师姐现下不宜运功”莫忘尘挡在门口就是不让“不如…师姐指点指点我的剑术如何?”

  “如此也好,走罢”略略想了一下,她点了点头。莫忘尘见她答应,便侧身让她走在了前面。

  “我定会护好师姐的”跟在后面,莫忘尘心中暗道

  这样的话总也是不能说出来的,若是暴露了自己的心思,怕是两人终成陌路,再也求不来现下这样的相处…

  “忘尘师弟,为何还不过来?”轻柔的女声传来,让莫忘尘回过了神。

  如此…也好…

  敛去眼中暗淡的神色,少年一个逍遥游便冲了过去。

  “青桑师姐,你看我的逍遥游练的如何?”

  只愿以我手中之剑护你一世安稳…

end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