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羊_咩

专注琴羊30年【并不 老王脑残粉!每天都没粮吃_(:з)∠)_

干了这碗玻璃碴!

  虐虐更健康,玻璃碴很好吃相信我!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没有名字也不影响阅读,其实就是我不会起名XD
        技能杜撰,考据勿打
        这是百合!百合!百合!
        食用愉快w



         “没想到最后…来的竟是你”女子怀抱古琴,一身长歌弟子服,头上的桃花簪是这一片皑皑白雪中唯一的亮色。
  来人并不答话,一身道袍雪白,堪比漫天飞雪,拧着眉,只是看着她。
  “就快到了…”女子抬头,望向远方,仿佛能透过纷飞的白雪看到那个可让她安身的地方。
  “可惜了…”轻叹一声,收回目光,垂眼拂去琴上雪花,竟是又笑了起来。
  “你在动手之时就当想到会有今日”利剑出鞘,身着道袍的女子冷声道,面容冷峻更胜霜雪。
  “是了,我在动手之时就想到有今日了,只是没想到会是你”眼中寒光一闪,下一刻人已在纯阳道子面前,凤眼微眯,透出丝丝杀意,却是如对爱侣般的温言软语“来吧,你我可是许久未曾交手了”
  心中一惊,利剑出鞘,刚刚还在面前的人竟已身在十数尺之外。一个聂云逐月,挺剑便刺,却只刺中一片空气,铮铮琴音却从另一个方向传来。
  如此反复,自己身上已多了不少血痕,几乎将一身道袍染成红色。却连那人衣角也未碰到。女子如鬼魅一般,永远与她相距十数尺,怀抱古琴,浅笑盈盈。身上伤口虽多却只伤及皮肉,以对方功力,她自是不信这是无意间失了准头,想来便是如猫捉老鼠,捉着之后总是要先玩弄一番。心中恼怒,却又化为满腔悲凉,她又何曾想到两人最终竟会刀剑相向,以命向搏。
  “你杀不了我…”轻飘飘的落在一旁树上,衣袂翩飞,飘飘然如天上仙子。垂眼拂过琴弦,分明是讽刺之言,说出口时却如同叹息。
  回答她的是一道凌厉的剑气,剑气划过,树枝应声而断,却只惊起一片雪雾,半个人影也没有。
  慌忙转身,那人果然抱琴立在远处,不过这回比上次远了些,也是因此,她脸上的表情有些看不清,似是带着哀伤,又似挂着疲惫,眨眨眼再去看,又是浅笑。
  咬着下唇,握紧了手中兵刃,身体如离弦之箭,猛的向那人冲去。此为杀招,却又凶险,舍了防御,全力进攻,若是不中,旁人只需一击,便是不死也是重伤。是而每出此招,必是在近身之时。
  女子持琴而立,双瞳中映着那持剑直冲而来的身影,轻叹一声,竟是将手中琴掷于一旁,不躲也不闪,生生受了这一剑。
  “为什么…你明明…明明可以…”从未想过她竟会不躲,利剑剑穿透胸膛,可以清晰的看到从她背后露出的剑身,满手都是温热黏腻的血液,双手不住的颤抖,几乎握不住手中剑柄。
  “我…如何舍得…杀你…”过重的伤势使得她已经无力支持,身子软软的向前倒去,靠在了纯阳道子身上。声音已微不可闻,若不是凑的近,这句话定会被呼啸的风声盖过。
  “傻姑娘…”极轻的一声叹息后,耳边只余呼呼作响的风声。
  茫茫天地间,只剩她一人…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