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羊_咩

专注琴羊30年【并不 老王脑残粉!每天都没粮吃_(:з)∠)_

雁归青云(一)

      扮猪吃老虎琴爹×蠢蠢的道长 道长把自己卖了还不知道呢23333333
      喝了茶的道长:我曾对你毫无怀疑
      琴爹:晚生可未曾骗过道长,晚生确是不通“拳脚”不是吗~
       食用愉快~
       求同好求产粮嘤嘤嘤QAQ每天都躺在北极圈饿的不行QAQ








  “什么被人偷了,我可告诉你,你这样的人一天没有十个也有七八个,分明是想赖账,还胡乱的找借口。看你人模狗样的,找个借口也没点新花样……”
  盛夏之中,天气本就炎热,树上的鸣蝉还偏偏叫个不停惹人心烦,小二打扮的人一脸不悦,指着坐在桌边的人大骂。那人一身道袍,分明是个纯阳宫出来的,被如此对待也不还嘴,面上带了些尴尬的神色。
  坐在桌边的道士名叫祁雁归,初来江湖游历,不懂人情世故,也不知防范,被人摸了钱袋去也不知,直到结账时才发现。
  那小二见他拿不出钱来,因着天气闷热不堪,原本就有一股无名火,这么一来全发在了祁雁归身上。
  祁雁归向来只醉心于剑术,如何与人交往全然不知,当下只是若是服个软,可能那小二骂两句就过去了。偏偏他不知如何应答,只僵着一张脸不说话,那小二是越骂越起劲。
  “小二哥”一温润男声传来,声音不大,却也未被小二的高声叫嚷盖过,清晰的传入二人耳中。
  祁雁归微微一愣,心中已知此人绝非不懂武功的常人,反而是内功深厚,方能如此。
  “呦,这位爷,有何吩咐?”小二回头一看,见叫他的是位青年,看其衣饰多半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公子,立马换了张笑脸,凑了过去。
  “那边那位道长的饭钱算在我账上,还请小二哥莫要为难他了。”青年微微勾唇,向立在一旁的小童使了个眼色,小童会意,将些许碎银放在小二手中,倒是比其应付的还多了一些。
  “谢谢爷,爷您慢用”小二自然领会其中意思,笑的见牙不见眼,躬着身子退下了。
  “多谢先生,饭钱改日定当还上。”见解了围,祁雁归想着怎么也该道个谢,便走到那人桌前,拱手施礼。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道长客气了”青年亦起身回礼,唇间笑意令人如沐春风,当的上是公子如玉。
  “晚生素来听闻华山纯阳大名,今日一见道长,才知修道之人果然与众不同。晚生沈青云,不知是否有幸能够结交道长。”这一番话说的诚恳,叫人不能拒绝。
  “贫道祁雁归”祁雁归一贯轻轻冷冷,他人问话,十句才回上一句,只是不知怎么,对着沈青云,他却是愿意多说上两句“不知沈先生可否宽限几日,贫道定将银钱奉上。”
  “你这道士,莫不是听不懂话,我家先生都叫你不要还了”一旁的小童撇撇嘴开口。
  “休得无礼”沈青云转过头去,略一皱眉,那小童便乖乖的闭了嘴。
  “这孩子随意惯了,还望道长见谅”沈青云回过头来,冲着祁雁归一笑“晚生不过在此游玩,这几日便要离开。相逢即是有缘,道长无需在意这些银钱。”
  “若是道长执意要还,不如这样,晚生虽修了些内功,拳脚却是全然不会的,这孩子更是半点武艺也不通。如今虽是太平天下,可行凶作恶,打家劫舍的人也是有的,不如道长陪我二人游玩,权当做个护卫,使我二人免遭恶贼荼毒,这饭钱便当是提前付给你的工钱,道长觉得如何?”见祁雁归剑眉一皱,还要说什么,沈青云笑吟吟的抢先开口。
  “如此也好”祁雁归看了看两人,见沈青云温文尔雅透着一股书卷气,立在一旁的小童就更不用说,便信了沈青云的话,点头应下,至于两人相熟后第一次切磋时他被对方压的一招半式也放不出来那就是后话了。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