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羊_咩

专注琴羊30年【并不 老王脑残粉!每天都没粮吃_(:з)∠)_

大写的糖!

*私设多如狗
*薛洋出没
*刀片怎么多为什么不来颗糖呢
*论如何在不许带墨镜的情况下做好一只单身狗
*两位道长就是应该这么甜甜蜜蜜嘛   

         “啊!!完了完了!!!”墨子逸胡乱的系上腰带,拽起外袍披上,两只手扣着道冠瞎打了几个结,慌慌张张的往外跑。
  开玩笑,今日可是轮到宋道长教剑术,若是到的迟了……  
      思及此处,墨子逸抖了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子逸”刚跑过拐角便被一个温润的男声叫住,若不是这一声,他多半是要撞到那人身上了。   “掌门……”猛的刹住向前冲的步伐,墨子逸有些不稳晃了晃,几乎要摔倒,却被一股轻柔的力道稳住,慌张的弯腰施礼。   “缘何如此莽撞?”晓星尘收回拂尘,微微一笑,并未训斥衣冠不整的墨子逸。
  “……”墨子逸低着头张张嘴,晓星尘却半个字也没听清,眼中透出些许疑惑。
  “今日是师傅授课……弟子,起的迟了……”墨子逸看晓星尘并未听见自己说了什么,嗫嚅了许久,才稍稍放大了音量又重复了一遍,却是越说声音越小。
  “原来如此”晓星尘看着面前眼睛乱瞟的少年,了然的笑了笑,上前抬手解下少年本就松松垮垮,因跑动而变得歪斜的道冠,又替他细细整理一头乱发。
  “师……师傅……”墨子逸盯着面前那一片白色的布料,红着脸想出声制止。  
 “好了”将道冠端端正正的带在少年头上,晓星尘又蹲下身,仔细的整理那系的乱七八糟的腰带。  
 “若是让他看你如此,多半又要罚你”想着墨子逸多半还要开口阻止,晓星尘头也未抬,温言道。
  低头看着晓星尘的墨子逸听闻此言,乖乖的把已经张开的嘴又闭上了。
  “走吧”理完腰带,晓星尘起身,对着一脸生无可恋的墨子逸露出个温和的微笑,便领着他向宋岚授课之处走去。
  “子逸,你迟了半刻钟”到了地方墨子逸本想偷偷摸摸的混到队伍中,却被一道清冷的声音定在了原地。   “弟子……弟子……”墨子逸低着头,眼看着那片黑色的衣角离自己越来越近,心里越发的慌乱,支吾了半天也没憋出下文。
  “子琛莫要怪他了,我今早恰好碰到他,便叫他帮我做了几件事情,这才到的晚了”正在墨子逸打算认罚的时候,一个温润的嗓音插了进来。
  “可是如此?”宋岚冷着一张脸看了看微笑着的晓星尘,又看了看低着头不说话的墨子逸,问道。
  “嗯”墨子逸偷偷看了眼晓星尘,见他微微颌首,便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
  “既是如此,此次便不罚你,但下不为例。”宋岚点点头,只说了这一句便示意墨子逸入列。
  墨子逸得了这一句,像是怕他反悔一般,迅速的躲进了队伍中。
  “他当真是帮你办事?”宋岚与晓星尘站在一起,一同看着弟子们练习,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而晓星尘只是微微一笑,摆摆手示意他接着看。   “没想到真的能实现呢……”看着弟子们演练,晓星尘叹道,引得原本目不斜视认真观察弟子动作的宋岚略有些疑惑的看了她一眼。
  “说起来还要归功于子琛呢”微微眯起眼睛,晓星尘对着友人投去一个微笑。
  “非我之功”宋岚知他所指何事,摇了摇头,面上却柔和了许多。
  当年晓星尘捉住薛洋,在终仙家面前罗列证据之时顺道叫上了宋岚。晓星尘自是希望将此人交给终仙家处置,宋岚却觉得此人罪责已定,不如就地正法,还少费些口舌。最终还是拗不过晓星尘,将人押了过去。              然两人怎么也没想到如此明确之事却难以执行。宴上众仙家你一言我一语让本来就喜静的宋岚一个头两个大,拧着眉头冷着一张脸立在晓星尘身旁。
  “噗”利器入体细微的声响在众仙家耳中如惊雷一般炸响。
  只见薛洋茫然的看着自己胸前的血洞与汩汩而出的鲜血,身形晃了晃便扑倒在地。而他身后,便是一袭黑色道袍,面无表情,还剑入鞘的宋岚。
  在死一般的寂静后,各大家族又炸开了锅,其中以金家家主尤甚。
  晓星尘也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惊的很长一段时间都没缓过来。僵硬的扫过吵的不可开交的众仙家后,晓星尘把宋岚拉到一边。
  那大概是宋岚记忆中好友唯一一次发怒,他至今还能记得晓星尘那喷着怒火的眸子和那拽着自己衣领几乎要把自己勒死的力道。
  “一人做事一人当”在一连串的质问后,宋岚板着一张脸只吐出了这么一句,眸中却透出深深的失望。
  “唉……”听了这一句,晓星尘拽着他的衣领半天也没说出一个字,最终还是垂下眼,松开手,细细抚平那被他攥出褶皱的衣领,叹了口气。
  宋岚皱眉,绕过他朝众仙家走去,却感觉手上一暖。垂眼看去,原是晓星尘握住了他的手。
  收到友人略带讶异的目光,晓星尘只是报以一笑,拽着宋岚便走。
  两人回到席间自然又是一场争论,然此事再清楚不过,除了金家,其他家族皆巴不得赶紧除了这屠人满门的恶人。宋岚之举虽是颇为冒犯,却总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其中聂家蓝家两位家主更是钦佩宋岚不畏权贵的这份风骨,在晓星尘代他致歉后,非但没有为难两人,更愿资助两人建立门派,反倒是因祸得福。   于是两人终于得偿所愿,于山中建了一不重血缘的门派。
  门派新建,诸事未定,宋岚看着晓星尘咬着笔杆想了月余都未定下名。索性拿过友人手中之笔,大笔一挥,落下“雪华观”三字,引得晓星尘颇为满意的频频点头。两人又在各地寻了些根骨颇佳的少年收为徒弟,如此种种便不再赘述。
  “停”两人并肩而立,晓星尘较宋岚总是温和的多,只见宋岚看着一众练剑的弟子微微皱眉,随后便让他们停了下来。
  “掌门”众弟子乖乖的停手,归剑入鞘,走过来毕恭毕敬的施礼。
  观中弟子皆着白袍,只在袖口处缀有一道一指宽的黑边,袍上绣墨竹,便是时刻提醒弟子当坚持正道,如翠竹一般宁折不弯。
  “此招难懂,我与星尘演示一番,你们且看好。”拂雪出鞘,便是一阵冷意,宋岚根本不给星尘准备的时间,又快又狠的一剑便刺了出去,正是他方才教与众弟子的那招。
  正在众弟子以为这一剑必会刺中之时,只听得一声脆响,霜华剑不知何时已出鞘,挡住了这一击。
  随后便变成了两人的切磋,众弟子只见一黑一白两道身影缠绕在一起,旋即又分开。只看得到雪白的剑光,耳边也都是金属撞击所发出的悦耳的脆响。
  然而弟子们都摆着一张生无可恋的表情,有的甚至还闭上了眼睛,就差在头上写四个大字:打情骂俏                只因交战的两人根本不像是为了输赢而切磋,剑影之中还有空闲与对方对视,到了妙处还会会心的一笑。   最终拂雪的剑刃贴着晓星尘的脖颈,霜华的剑尖抵着宋岚的胸膛,宋岚看着四处乱看的众弟子,皱眉。   “散了吧”两把名剑归鞘,宋岚板着脸扔下这么一句,拉上晓星尘的手转身便走。
  而他们刚刚离开,众弟子便炸开了锅。
  “诶!刚刚掌门们是不是牵着手走的?”
  “什么眼神啊,那分明是十指相扣,十指相扣懂吗!”
  “就是这样……”
  “哦!懂了懂了!!”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