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羊_咩

专注琴羊30年【并不 老王脑残粉!每天都没粮吃_(:з)∠)_

病树(一)

一本正紧的糖,十分认真的正剧风
如果小葱决定拼一把是不是就是个he?
设定老苏下的慢性药,不致死,但会让人卧病在床。
小仙女也下药,下的也是慢性药,但是致死
且看君臣如何退南宿233333
题目的话,病树前头万木春都懂得吧~~
什么???你问我车呢???啊……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在哪个山沟沟里呢吧…………
lo主是个严肃正经的人哪里会开车,真是的╭(╯^╰)╮
















       略显空旷的王宫书房中,仅有几名内侍与嘛个端坐在案后的人。此人着一袭青袍,头上戴一顶金冠。虽未及冠,却透着一股帝王之气,不是这天枢之主孟章,却又是谁?只见其面色有几分苍白,显是在病中,身子却坐的笔直,垂着眼帘极为专注的看着案上的奏章,还不时批画几笔。约是这奏表中所书不和其心意,亦或是碰到了难处,孟章的眉头从一开始便未松过,眉间的褶皱反是愈发的深了。
  “参见王上”一明黄色的身影由内侍引着,快步走入殿中,在孟章面前站定,深施一礼。
  “免礼”孟章从奏章中抬起头来,看到眼前的人,竟是难得的松了眉间,眸中亦是染了几分喜色。
  “当今局势,仲卿可知晓?”起身踱至仲堃仪身前,孟章开口。
  “微臣知晓。”仲堃仪点点头
  “得到消息后,本想快马加鞭,赶来与王上商议此事,不料于路途之中,突发急症,这才耽搁了几日,还请王上恕罪”仲堃仪躬身要拜,却被孟章一手托住。
  “仲卿说的哪里的话,天有不测风云,岂是吾等可以左右,仲卿无碍便好,何罪之有?”孟章摇摇头,竟是露了个笑容,却忽的皱眉,以衣袖掩住口鼻,便有两声闷咳逸出“咳……咳…爱卿可要保重身体啊”
  “王上……”仲堃仪见孟章如此,刚想开口询问,却被孟章抬手止住。
  “不妨事,不过是吹了风,染了咳疾罢了”缓了一缓,孟章摆手示意仲堃仪不必担心。
  “王上请用药”仲堃仪却仍是放心不下,眉头一皱,刚要开口,正巧一内侍端着药碗走了进来。
  “怎么又是这个……你去告诉医丞。本王觉得好多了,让他换个方子”虽是隔着一段距离,却仍是能闻到那令人不悦的苦味。饶是孟章细小体弱,也灌了不少苦药进去,却仍是不能习惯,皱起眉头便要赶人。
  “这……医丞说了,待王上不咳了方可停药”那内侍有些犹豫,却仍顶着孟章不善的眼神说到。
  “罢了……”盯着人看了一会,孟章终还是妥协了,接了药碗苦大仇深的看着。
  “王上”一旁立着的仲堃仪突然开口,在孟章疑惑的目光中拿过了药碗,凑近了闻了一闻,亦是皱起了眉。
  “仲卿可懂药理?”孟章对他这一反应感到十分好奇,遂开口问到。
  “微臣幼时曾于药铺做帮工,是以这药理,还是略知一二的”听得孟章询问,仲堃仪松了眉头,看向孟章,却并未将药碗还于他。
  “不知微臣可否借医丞药方一观?”
  “自是可以”观仲堃仪神情,孟章觉得这药多半有什么问题,点了点头。
  那内侍也算机灵,见孟章点头,便上前几步,将那药方递与仲堃仪。然细看之下,那内侍似是有几分心虚。
  “可有不妥?”孟章亦是凑上前去看那药方,奈何他于药理却是半点不通,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得抬头看向仲堃仪。
  “医丞此方,开的俱是清肺止咳之物,只是若按此方,这药却是不应如此苦涩。”仲堃仪将手臂略向下移了些许,方便孟章看清。说话间,却似是有所指的瞟了那内侍一眼。
  “王上!!!小的被猪油蒙了心,还望王上饶小的一命啊!!!”这不瞟还不打紧,一眼瞟过,那内侍竟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扯开嗓子便开始哭号。
  “既是要乞命,一不说此药有何问题,二不言是何人指使,本王如何饶你!”此情此景,便是再迟钝的人也知晓发生了什么,孟章的脸色霎时便沉了下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趴跪着的内侍,语中竟是透着森森的寒意。
  “小的说,小的什么都说。”
  “那日苏家的管事找到小的,给了小的一包药粉,令小的倒在王上的药碗里,若是不照办便要杀了小的家中的老母,小的实在是被逼无奈啊王上!”
  “那药粉在何处?”孟章的脸色愈发的阴沉,仲堃仪亦是也好不到哪去,沉着脸开口问道。
  “这……此月的药已用完了,今夜子时方可拿到。”
  “王上…………”仲堃仪听得此言忽的计上心头,俯身伏在孟章耳边不知说了什么,却令孟章的脸色有所缓和,随后点了点头。
  “你过来,如此如此…………”仲堃仪将那内侍唤过来,嘱咐了一番,那内侍见仍有一线生机,连忙点头。
  “下去罢,切莫忘了”嘱咐完,孟章挥手,看着那连滚带爬的身影面上一片寒霜。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