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羊_咩

专注琴羊30年【并不 老王脑残粉!每天都没粮吃_(:з)∠)_

病树(二)

诶……有点短小呢_(:з)∠)_
方方土把你的手放开!!!!小葱是我的!!!!
等等!!方方土你冷静!把剑收回去!!!是你的是你的,都是你的还不行嘛QAQ
下章就是组队捉人啦~







  “仲爱卿,本王有件正事要与你商议”转过身来看向仲堃仪,孟章正色道。
  “可是南宿大军压境之事?”仲堃仪想想最近的大事,怕是也只有这一件,且其今日入宫为的也是此事。
  “仲爱卿猜的不错”孟章点点头,接着道“此次南宿进犯,朝中文臣武将本是各有打算,然咸平地动后,便是连之前嚷嚷着坚守不出的武将们也赞成向南宿称臣。这几日请和的折子如雪片一般的往本王案上飞,仲卿以为,本王当如何决断?”
  “王上想来有自己的主张,不然听了这满朝文武之言便可,何须劳神?只是不知何事令王上犹豫不决?”仲堃仪对群臣的决定并不感到意外,却并未回答孟章的问题,而是反问道。
  “知本王者仲卿也。”孟章听后非但没有半点不悦,反倒对着仲堃仪露出个欣慰的笑来,。
  “本王忍了数年,实是厌了,如今,确是想拼一把。只是,若是开战,百姓必受波及,本王……于心不忍啊”敛了笑意,孟章面上添了几分愁色。
  “王上,古语有云“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若是我天枢向遖宿称臣,便需年年向其缴纳赋税,再加上各大世族的盘剥,只怕百姓会比存于战乱之中来的更加辛苦啊。”仲堃仪开口,直直的望入孟章眼中,复又道。
  “且三大世族俱是主和,若是王上真的降了,日后怕是仍要依靠其力。然王上此前极力想要削其权势,又纵着微臣与其作对,怕是……”仲堃仪却并不把话说完,只是拖长了音调状,目光似无意的扫过一旁的药碗。
  “只怕他们已视本王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能除之而后快。”听出了仲堃仪语中的深意,孟章沉下脸来,看向身旁的药碗。
  “王上若是想拼一把,微臣自当肝脑涂地,庶竭驽钝,助王上一偿心愿。”仲堃仪看出孟章已有所决断,微微一笑,便要拜,却又被孟章托住。
  “仲爱卿不必如此,本王日后便要依靠仲爱卿了。”将人托起,孟章看着他笑了起来,又拍了拍他的手。
  “王上的手为何如此凉!”虽接触的时间极短,手上传来的的触感令仲堃仪下意识的便将那只冰凉的手包在掌中。
  此举一出,两人俱是一惊,愣了半晌也未有动作。
  “咳……本王尚在病中,这手较旁人自是要凉上几分”还是孟章先反应过来,任着一抹朱色爬上脸颊,轻咳一声,却未将手抽走。
  “微臣逾矩了”这一声轻咳听在仲堃仪耳中却如同惊雷,惊的他连忙松开了手便跪。
  “无妨,仲卿请起”习武之人的手自是比孟章这个常年体弱的人暖和的多,手上似乎还残留着那人的温度,如其人一般的温暖,忽的撤走,竟让他莫名的生出几分不舍。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跪在了地上,孟章忙弯腰去扶。
  两人相对而立,却是在一片尴尬的静默中,孟章颊上的艳色未褪,仲堃仪亦是垂着眼,似乎地上有什么有趣的东西一般,死死的盯着。
  “本王,还有些事宜要与仲爱卿商量。”这么僵着总也不是办法,然仲堃仪半点要开口的意思也没有,孟章只得开口道。
  “是”仲堃仪微微躬身,又是一礼。孟章也不再扶,径自坐回案后,仲堃仪亦是靠了过去。
  
  
  
  
  
  

评论(8)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