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羊_咩

专注琴羊30年【并不 老王脑残粉!每天都没粮吃_(:з)∠)_

病树(三)

哈哈哈!方方土和小葱抓到下药的人啦!!!
霸气的小葱不来一发嘛~
作者云:想抱就抱嘛~
下面就是朝堂互怼啦~
车??什么车???我来过车嘛???
哦,你说坏在路上那一辆……
别打!!!我会修好的!!!








  “梆梆梆”几声梆子响杂着更夫的喊声,越过高高的宫墙,模模糊糊的传了开来。虽已到子时,然王宫中却仍有人未曾入睡。一队侍卫,伴着铁甲相碰的脆响,响遍了宫中的每个角落。
  然这夜色中,总有善于隐在暗处,知晓如何避过他们的人。这边闪着寒光的铁甲刚从拐角显示,一道黑影便从暗处窜了出来,不过眨眼的功夫,便又隐入了阴影中。
  “布谷,布谷”忽的响起了几声鸟鸣,在这寂静的夜中却略显突兀,然那黑影显是明白的,急匆匆的加快了脚步此人显是对这宫中极为熟悉,不一会便停在了一个极隐蔽的小门前,警惕的四处看了看,便伸手拉开了门。
  “怎么这么慢”门外已是有一人在等,见了他便不满的皱起了眉。
  “上头突然派了活下来,小的这不是紧赶着过来了么”轻风拂过,驱散了围在明月边的云彩。月光下,方才看清,那黑影原是宫中伺候孟章的小太监。
 “行了行了”那人不耐烦的摆手,从袖中掏出个油布包来递过去,那小太监却是一缩手,不肯接。
  “嗯?”那人眉毛一挑,便瞪起了眼。
  “苏管家,这事小的可是万万不敢做了,昨日仲大人进宫闻见药味,已经起了疑心了。这要是被发现了,小的有几个脑袋可是都不够砍的啊”借着月色见那人脸色有变,小太监一张脸刷的白了,连忙道。
  “哼,这药可金贵着呢,仲堃仪那个不知道从哪来的野小子可不认识,你就把你的心放回肚子里吧”苏管家撇撇嘴,冷笑一声,用力拍了拍小太监的肚子,又一把勾住他的脖子,把他拉到近前。
  “我可跟你说了,这事都干了这么久了,断没有你说不干就不干的理儿”手上使力按着小太监,苏管家露出个阴测测的笑。
  “你若被发现了,死的不过是你一个人,你若不干嘛……你那老娘可就要给你陪葬!”
  “你可想好喽”将手中包裹往那小太监怀里一塞,又拍了拍他的手,苏管家方才松开手臂。
  “什么人!”还未等那小太监答话,一声大喝便如惊雷一般平地炸开,接着便有灯光透过茂密的枝叶照过来。
  虽不像那小太监一般扑通一下便坐在了地上,苏管家也是一惊,忙回身要走,却仍是被按倒在地,绑了个结实。
  不一会两人便被数十名侍卫围得严严实实,然而奇怪的是,这些侍卫来了以后却也不将两人带走,亦没有就地正法的意思,只是排的整整齐齐,似是在等什么人。苏管家心中奇怪,问了押着他的两人几句却半点回音也没有。
  不过他倒也未等上多久,只见一片宫灯由远及近的飘了过来,数名内侍簇拥着两人走了过来。这两人一个高些一个矮些,只见那高个的一袭明黄色的长袍,上绣暗纹,显是个不小的官员。而那矮些的,便是一身绿色的长袍,外罩一层青色的轻纱。天枢自立朝以来便以青色为尊,只有皇族中人才配的上,更不用提那在灯下闪着熠熠光辉的金冠,只一眼,苏管家便已知晓来者为何人。
  “苏管家今夜怎有闲情来本王这花园走动?”年轻的君王于距苏管家几步远处停下,微微勾唇,竟是露了个笑容。只是居高临下看着他的眼中却未染上半分笑意,反是涌着冰冷的怒意,苏管家见此,微微一抖,却是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仲卿,与苏管家说说,这夜间私闯王宫当领何罚?”见苏管家并不答话,孟章偏了偏头,看向身后的仲堃仪。
  “回王上,苏管家,私闯王宫内院,按律当斩。”仲堃仪心领神会,意味深长的看了跪在地上的苏管家一眼,躬身施礼道。
  “嗯”孟章点点头,目光扫过,却像是刚看见坐在地上的小太监一般,微微睁大眼睛,面上生了几分疑惑。
  “咦?本王记得你是伺候本王的,为何在此?”
  “小的……小的……”那小太监见孟章发问,登时抖如筛糠,支吾了半天也答不出来。
  孟章见他如此,索性挥了挥手,便有侍卫上前将其架起,起身之时,却有一个包裹骨碌碌的滚了出来。
  “此为何物?”一侍卫将包裹捡起,交到孟章手上,孟章掂了掂,又将包裹打开,看着里面叠的整整齐齐的小包皱眉,又将目光转向了那小太监。
  “这……这……是苏管家给小的的,小的也不知道这事什么”小太监头摇的像拨楞鼓似的,急忙道。
  “苏管家?”孟章将其交到仲堃仪手上,复又看向苏管家。
  然苏管家却只是盯着地面,半句话也不说。
  “罢了,带下去吧,仲卿,本王将这两人交给你,你想想怎么撬开他们的嘴罢”伸手揉揉眉心,孟章转头对着仲堃仪道。
  “是”仲堃仪躬身一礼。
  “本王乏了,仲卿你且去吧,需知,夜长梦多”望了望远去的两人,孟章收回目光,灯火映照下的眸中似是含着几分疲惫与忧伤,待要仔细看时,却又寻不见踪影。
  “是,微臣知晓了”垂眼施礼,仲堃仪宁愿是自己看错了。
  孟章点点头,伸手拢了拢衣袍,转身领着大半的侍卫走了。
  仲堃仪直起身子来,望着那略显单薄的背影,突然觉得孟章于他不只是可以一展抱负的阶梯,也许,是比这重要的多的人,有那么一刻,他竟是想将这个少年拥入怀中,为他挡去呼啸而来的风霜雨雪。
  “仲大人?”见仲堃仪久久没有反应,内侍小心翼翼的叫了他一句。
  “嗯,走吧,今晚还有许多事要做。”恍若从梦中惊醒一般,仲堃仪理了理衣服,向侍卫离去的方向走去。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