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羊_咩

专注琴羊30年【并不 老王脑残粉!每天都没粮吃_(:з)∠)_

妖狐可是会将心爱之人杀掉的妖怪呦~

  “妖狐可是会将心爱之人杀掉的妖怪呦~”坐于巨大汤碗上的女子这样说着,但鲜少有人会为她多做停留,她却是从来也不恼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在路边,笑眯眯的重复这句话。
  “妖狐可是会将心爱之人杀掉的妖怪呦~”这一天她却是反常的拽住了一个人,或者说妖怪要更贴切些,仰着头眯着眼对背负长琴的白衣男子说着。
  “某知晓了”垂眼扫过奇怪的女子,妖琴师微微颔首,面上仍是一贯的淡漠辨不出喜怒。
  女子松开了手中洁白的衣袖,弯着眼目送那个白色的身影离开。
  “小心不要被杀掉呦~”最后的告诫随着微风散在空中,女子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一般咯咯的笑了起来。
  “啊,小生恭候多时了~”叩响了那扇雕着精致花纹的大门,在一阵沉重的声响中,面上有着红色纹路,带着一双毛茸茸的尖耳的主人现了出来。啪的展开手中的折扇,仅露出一双微弯的桃花眼,其中闪着狐狸特有的狡黠,却令人讨厌不起来。
  被柔软的尾巴扫过,饶是一贯冷淡的妖琴师也微微勾起了唇角,眼中亦是添了几分笑意。
  随着妖狐步入室内,眼前所见却并非如之前所想的一般庸俗浮夸,反倒是颇为雅致,倒是令他大为惊讶,却并未表现在面上,只是淡淡扫过身旁的妖狐,勾起一个略带赞许的微笑。
  “那么,你说的曲谱在何处?”小酌几杯,妖琴师已添了几分醉意,白玉似的双颊亦是染了淡淡的薄红,便是妖狐毛茸茸的脑袋在颈间胡乱的磨蹭也不知反抗,却忽的想起了此行的目的。
  “卿再饮一杯,小生便告诉卿~”妖狐的声音中亦是添了几分慵懒,颇有些耍赖的意味。还未等妖琴师拒绝,微凉的玉杯便已压在唇上。没好气的瞪了笑的狡黠的妖狐,只是微微涣散的眸子没有半分威力,妖琴师最终还是启了淡色的双唇,令醇香的酒液侵了进来。
  “风刃~”这两个字在耳边响起,却是带着笑意,含着柔情,如同情人间的耳语,却又如此的残忍。丝丝凉意自胸口漫开,却是如此的迅速,快到他甚至未曾感到疼痛。一丝艳丽的红自嘴角滑落,汇入那一杯清澈的酒液,丝丝缕缕的缠绕着,最终融成一片鲜艳的红。
  “嘘”眯着眼笑开,妖狐搂着妖琴师瘫软的身子,伸手温柔的将那双失了焦虑却又带着惊诧的眼睛合上,倾身在那尚带着余温的唇上印下一吻。
  “卿要永远陪着小生呦~好梦~”
  
  
  
  
  “妖狐可是会将心爱之人杀掉的妖怪呦~”路边,坐于巨大汤碗之上的女子仍然在路边这样说着~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