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羊_咩

专注琴羊30年【并不 老王脑残粉!每天都没粮吃_(:з)∠)_

【海德×杰基尔】隐秘的罪之游戏

       “Master,这是……”疑惑的眨眨眼,藏在透明镜片后的青色的眸子中映着一抹淡紫色,来自英国的绅士不解的看着橘发少女递过来的盛着紫色药水的玻璃瓶,迟迟没有伸手去接。

       “是我拜托美狄亚小姐做的药水哦w”少女歪头,带的橙色的发尾也微微晃动起来,脸上的笑容与微微上挑的尾音都透着一股愉快的味道“杰基尔先生应该有话要跟海德先生说吧,所以我就拜托美狄亚小姐做了可以让你们两个人分开的药水w”

       “嗯……”想起以往放出海德所惹来的麻烦,杰基尔实在是不想接受这瓶药水。但对上少女清澈的眸子,作为大英帝国绅士的杰基尔又根本无法将拒绝的话说出口。两难之下,我们机智的博士垂眼看着那个在光下漾着神秘色彩的瓶子,沉默了半天也没能给出确切的答案。

   “杰基尔先生……”少女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但是其中的愉快已然消散,反是带了几分小心,又有几分委屈和失望。

      “多谢,Master”杰基尔到底还是见不得女孩子这样,忙接过瓶子,对着少女露出了一个微笑。

       “杰基尔先生要好好跟海德先生说明白哦w”少女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留下一句后便一蹦一跳的跑开了。

       “唉…”看着那上下跳动的亮色发尾消失在拐角,杰基尔无奈的笑了笑,却在低头看到手中的玻璃瓶后化做了满面的愁容。

     喝,还是不喝,这是个问题。

      我们聪明的杰基尔博士陷入了这个世纪性的难题中,此刻他正趴在桌子上盯着这个问题的根源。

        生前的杰基尔和海德是不能共存的两个个体,从来没有过面对面的交谈,只有过书面的交流,这一点即使是变成了英灵后也没有丝毫的改变。

        也许,这是个好机会呢……

        但当手触到瓶塞时,杰基尔又犹豫了起来。

        毫无悬念的,海德的到来将带来灾难。与处处谨慎,温和有礼的好先生杰基尔相比,只遵从自己的欲望且好不加掩饰的海德属于罪恶的深渊,并会造下无数的罪孽。

        不过在迦勒底不乏强大且充满正义感的英灵,比如那个传闻中的亚瑟王,即使自己没有能力阻止海德,也不会造成多大的破坏吧……

        撑着头捏住玻璃瓶细长的颈,颜色艳丽勾人的药水也随着动了起来,无端的勾人。

         那就……

         试试吧……

         终于下定了决心,杰基尔拔开瓶盖,仰头将药水一饮而尽。

         葡萄味的……

        感受着魔力的流失,杰基尔却只想到了这个问题,阖上眼不去看面前越来越清晰的形体。

       “呦,那个女人偶尔也有有用的时候嘛!对吗?杰基尔”猩红的眸子,竖起的发丝,以及那张狂的笑容,这就是海德吧……

        “嗯?”对于杰基尔探寻的目光,海德微微愣了一秒,随后又咧开嘴,露出尖厉的犬牙“老子差点忘了,你是没见过老子的”

       “终于决定被老子揍了啊,杰基尔”猩红的的眼睛趁他愣神的时候到了眼前,随之而来的是被大力推到墙上的疼痛。耳边是异于自己,略有些粗哑却放肆而张狂的声音,却在念自己名字的时候降低了声音,变得缓慢而又带着说不清楚的情感。

       不是怨恨,也不是愉悦,却让人觉得十分的不舒服。

       “你放开我,Master……”不安的动了一下被攥的生疼的手臂,杰基尔鼓起勇气对上那双猩红的眸子,正色道。

       “让我们好好聊聊对吧”艳红的舌头舔过犬牙,狂热的红色中含着几乎缩成一点的冷淡的青色,海德半点松手的意思也没有,反倒是加紧了手上的几道,引的杰基尔不悦的皱眉。

       “那我们就好、好、聊、聊”最后四个字咬的极重,杰基尔本能的感到了危险,还未做出动作脖子上便传来了逐渐加重的疼痛。

       “你干什么!”拧着眉毛,杰基尔少见的喊了出来,下一刻却掐着脖子按在了桌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老子要和你好好聊聊啊”背后传来了海德带着愉悦的声音。

    

       

温温和和的杰基尔先生看起来很美味的样子!!!!!只想⭕哭他wwwwwww就让海德代劳吧www下章开车wwwww不过是什么时候就说不准了_(:з)∠)_唉好短的感觉_(:з)∠)_

评论(10)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