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羊_咩

专注琴羊30年【并不 老王脑残粉!每天都没粮吃_(:з)∠)_

论死傲娇如何让别人振作起来

 其实就是黑贞看白贞很久没出去浪了怕她消沉所以跑来安慰她让她振作起来,但是性格使然怎么看都是在找茬233333不过最后目的还是达到了,也许会有后续,没有就没有了。
重度ooc预警,她们那么好我写不出来QAQ
黑白贞那么好吃为什么没有粮!!! 


        “你果然在这里”
  明显带着戏谑的声音打断了少女的祈祷。
  “龙之魔女……”少女站了起来,平日里温柔的如一潭湖水的蓝色眸子,在对上那双藏在阴影中的金色眼眸的时候结成了寒冰散发出透骨的寒气与戒备。
  “哦呀,连客套一下都不愿意吗?圣女大人~”身着黑色盔甲的不速之客有着和少女一样的面容,显然意识到了自己并不受欢迎,却没有半分要离开的意思,微微眯起了眼睛,虽然用的敬语,但语气中一点尊敬的意思也没有。
  “毕竟我们现在可是同伴呦~”
  “是Master有什么事吗?”身为圣女本不应对同伴抱有敌意,但这个人实在是难以让她产生好感,也无法说服自己放下戒备全心全意的相信,贞德微微皱眉,虽然去掉了语气中的敌意,但还是没有放下戒备,处于一种随时可以进入战斗的状态。
  “不,她带着大英雄去打树桩了呢。”黑色的少女靠在桌子边,抬头打量着身处的教堂,与神像前的少女。
  “真奢侈啊圣女大人,如此肆无忌惮的消耗着我们那半吊子御主的魔力,难道不觉得羞愧吗?”
  “这是我拜托Emiya做的,他说不会消耗很多魔力,Master也说不要紧。”贞德心里确实对于自己这样任性的要求感到愧疚,但并不打算在她面前示弱,有些生硬的说到。
  “诶~那你呢?就这么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御主的厚爱而没有一点长进吗~只会缩在后面摇旗呐喊,让别的从者在前面拼命~”金色的眼睛没有错过天蓝色眸子里一闪而过的动摇,黑色的魔女愉悦的翘起了唇角,对着光明中的圣女露出了讽刺的笑容。
  “我不过是个执旗者,并不长于战斗。但也并不是躲在后面的胆小鬼,我从不畏惧战斗!”咬了咬唇,贞德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
  “不踏上战场的人当然不会畏惧战斗,让我数数,你有多久没有踏出迦勒底这个安乐窝了呢?”恶意的眯起了眼睛,龙之魔女心情大好的看着沐浴在彩色的光辉下的圣女,嘴上更是毫不留情。
  “我……”少女的气势忽然就弱了下去,她自己也不记得有多久没有随御主出去战斗了,询问御主的时候也只是得到了“有贞德小姐留在迦勒底我很安心”的答复。
  也许是自己太弱了吧……
  正思索间,忽然一阵劲风袭来,黑色的长剑直指自己胸口,席卷而来的风带着强劲的魔力掀开了颊边的碎发。
  “怎样?有胆子与我一战吗?圣~女~大~人~”剑的主人歪着头眯起眼睛,似笑非笑的挑衅。
  “来吧!我不会输给你的!”挥舞着白色的旗帜,她又是那个驰骋于战场的圣女,蓝色的眸子闪烁着自信的芒。
  
  
  
  

评论(3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