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羊_咩

专注琴羊30年【并不 老王脑残粉!每天都没粮吃_(:з)∠)_

【黑白贞】喜欢的事

哎呀我也没在干草堆上睡过觉呀QWQ
真可爱真可爱~~
吸一口双贞!









  “贞德小姐喜欢什么呢?”橘发少女眨着眼睛一脸期待的问。
  “唔……虽然知道不够安全,但是在干草堆上睡觉有着无法抗拒的魅力呢……”略略思索片刻,贞德的脸上泛出了一片红色,有些不好意思的答到。
  “诶~在干草堆上睡觉嘛……没试过诶……”少女有点失望的低下了头。
  “没关系哦,Master只要拯救了世界就可以试试了哦”揉了揉少女的头发,贞德对着失望的少女露出一个微笑。
  “可以用灵子转移呀!”少女忽然抬头。右手握拳砸了一下左手手心。
  “……”无言的看着兴奋的少女,贞德眼中爬上几分笑意,最终还是把劝阻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Master,可以带上那位黑色的执旗者吗?”突然想起了那位与自己截然相反的复仇者,被凭空创造出来的她应该没有那段愉快的记忆吧,真是可惜。贞德犹豫片刻,希望对方也能高兴的心情战胜了对对方的不喜,终于在橘发少女窜出去之前开了口。
  “诶?贞德小姐想要带她去吗?不会打起来吧……”印象里两个人似乎从来就没有和谐相处过,少女诧异的瞪大了眼睛。
  “嗯……如果有愉快的记忆大概就不会执着于仇恨了吧……我是这样想的,也想试一试。”贞德点点头,像是在找借口说服自己一样,以压下“啊,刚才怎么就一时冲动提出了这样的请求”的想法。
  “既然贞德小姐这么说了,那可以呀w要好好说服Alter亲呦w”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少女笑了起来。
  “嘁,我说Master,我为什么要和这个村姑一起去啊,你是想体验一下被火焰烧死的感觉嘛?”黑色的魔女一脸不爽的指着旁边的贞德嫌弃道。
  “当……当然不是了!哎呀,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以两枚令咒命令贞德和贞德Alter,不许和彼此战斗!”橘发少女向后退了两步,断然举起了有着红色刻印的手,几乎是将命令喊了出来。
  “喂!你究竟有没有分寸啊!”
  “Master!”
  两个贞德在同一时间喊了出来。
  “反正还是会再恢复的嘛……”被两个人同时瞪着,少女有些心虚的嘟囔,随后又扬起脸摆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好了两位,握手言和吧w”
  “……”贞德Alter头疼的看了看少女手上仅存的一枚令咒,如果自己拒绝和平,一定会被少女以令咒强迫的,绝对!
  看了看贞德伸过来的手,又看了看少女手上的红痕,贞德Alter最后还是决定暂时与这位愚蠢的圣女和解。
  有一次踏在熟悉的土地上,贞德看着熟悉的景色不知道该作何感想,倒是身边由于御主要求而紧紧抓着她的龙之魔女眼中露出了藏不住的好奇,却在贞德看过来的时候迅速变成了鄙夷。
  “啊干草堆!”橘色头发的少女已经按耐不住一个跳扑被埋在了干草里。
  “Master,在里面可不舒服呦”黑色的魔女一脸嫌弃的把一身干草的少女拎了出来,贞德没憋住,“噗嗤”的笑了出来。
  “……我没见过嘛……”少女把眼神移到一边,红了一张脸。
  “嘁,只有你这种村姑才会喜欢在这种东西上面睡觉吧”忍住了一把火烧掉堆成小山的干草的冲动,贞德Alter用怀疑的眼光上下打量了干草堆几下,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贞德并不在意,将干草堆恢复原状并把橘发少女安顿好以后,顶着魔女仿佛能杀人的目光,把她拽到了另一个干草堆下面,在自己爬上去以后微笑着对对方伸出了手。
  “你不会指望我会和你一起躺在这个令人反胃的东西上面吧”挑眉,贞德Alter双手环胸,看着贞德。
  “……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你会这么讨厌……”伸出的手僵了僵,宝蓝色的眸子中的光亮也暗淡了下去,贞德默默的收回了手
  “我只是想……你没有这段记忆,或许会喜欢也说不定……”
  “圣女大人,你还是不忘了提醒我我是个蹩脚的仿造品啊”不悦的眯起了眼睛,金色的眸子里燃起了怒火。
  “不是的……”感受到对方的怒气,贞德瞪大了眼睛连忙摇头,带的饰品相碰,发出一连串急促的脆响。
  “我只是觉得,如果有愉快的记忆,或许你就不会沉浸在仇恨中了吧……”
  “……”倒是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回答,贞德Alter的眼睛有一瞬间的睁大,却难得的扯出一个没有恶意的笑容。
  “既然你都这么求我了,我就勉为其难的试试吧”身下的干草微微的下陷,贞德惊讶的回头,正看见黑色的魔女懒散的躺在干草上,径自调整着姿势。
  “先说好啊,我只是看你可怜,大发慈悲哄哄你而已,才不是喜欢这种感觉”如果忽略脸上淡淡的红,这句话的可信度就更高了。
  “是的,谢谢你w”明白这是怎样一个别扭的人,贞德弯了眼睛笑了起来。
  “哼”翻了个身背对着圣女,贞德Alter看着另一个干草堆上翻滚的御主,眼前却仍是那个人的笑容。
  还……挺好看的嘛,那个无聊的圣女大人……
  
  
  
  

评论(6)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