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羊_咩

非洲死咸鱼,不定期弃车出逃

听说受方长到一米七五了!!!真是_(:з)∠)_让我们开个脑洞嗯。反正不管多高还是那么受╮(╯▽╰)╭如何证明我是我这真是个历史性难题╮(╯▽╰)╭ ———————————————————————       “你是…谁?”殷紫萍看着面前比自己高出不少的男人有些发愣。脸虽然还是莫忘尘那张熟悉的脸,但是身高却不是记忆中的那样,难道忘尘师弟下次山被妖怪吃了?   

    “师姐你不认得我了吗?我是莫忘尘啊”莫忘尘摸了摸头一脸疑惑的看着殷紫萍。

     “你骗人!忘尘师弟才没有这么高呢!你一定是妖怪把忘尘师弟吃了,顶着他的脸回来了!”殷紫萍瞪着一双大眼睛,怒气冲冲的看着面前人。       “师姐,我真的是莫忘尘!只不过…长高了而已…”莫忘尘一脸认真,但是殷紫萍明显不信。       “哼!我才不信呢哪有突然长高的!你肯定是妖怪!我找青桑姐姐收了你去!有本事你别走!!!”娇小的少女气的涨红了脸,气呼呼的丢下一串话便一溜烟的跑开了,留下莫忘尘在原地纠结着到底要不要跟上去。

      “青桑姐姐忘尘师弟被妖怪吃了呜呜呜QAQ你看妖怪改顶着他的脸”不一会殷紫萍就拉着纳兰青桑赶了回来,一张小脸上还带着泪痕。

      “这…”看着高了不少的莫忘尘,纳兰青桑也有些犹豫,又见莫忘尘一脸委屈,便道“非是我不信你,只是你下山不过几天便高出了这么多,着实令人起疑…”

        “青桑师姐,我也不知为何,一觉起来便高了许多…我…”不安的开口,莫忘尘仿佛是做了错事的孩子一般低着头盯着地面看。

       “不过既是忘尘师弟,就算长高了法术应该也还是会的,不如放个法术验证一下。”纳兰青桑看莫忘尘的样子莫名的有些心疼,于是提议。

      “好!青桑师姐想看什么?”莫忘尘的眼睛亮了起来,看着纳兰青桑问道。

     “我要看风卷尘生~青桑姐姐好不好嘛~”一旁的殷紫萍听到后,拽着纳兰青桑的袖子晃啊晃,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盯着纳兰青桑。

       “好,听你的”点了点头,纳兰青桑看向殷紫萍的眼中满是宠溺。

       “喝”莫忘尘点了点头,轻喝一声,凭空出现了一把巨大的光剑,直直的钉在地上,剑身上缠绕着一条光带,整把剑被包裹在极速的旋风中。

      “是忘尘师弟的实力不错,但…为何动作与以往有所不同?”待狂风过去,纳兰青桑的眉头却皱了起来,还未看清动作,纳兰青桑已站在莫忘尘身旁,手中利剑贴在莫忘尘颈侧“说!你究竟是何人”

         “青桑师姐我…我确是莫忘尘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醒来便已是这样”莫忘尘也发现有些不对,满脸惊慌,看着颈边的长剑似是要哭出来一般。

       “罢了…”看到这人这幅模样,纳兰青桑又有些心软了“你若真是忘尘师弟,便说说你初来逍遥观之时看见我正在做什么?”

       “我初到逍遥观便见青桑师姐在练剑,随后师父让青桑师姐带我四处熟悉熟悉。”莫忘尘抬头径直对上了纳兰青桑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啊…”弯了嘴角,纳兰青桑收剑入鞘“记得这么清楚”

       “紫萍,他真是忘尘师弟,莫要再瞎想了”回头对着眼巴巴等着结果的殷紫萍说道,纳兰青桑摸了摸殷紫萍的头。

       “哦…怎么变化这么大嘛…真是…”有些发愣的应了一声,殷紫萍小声嘟囔

      “喂,忘尘师弟,今天可都是你的错,谁叫你变化那么大”指着莫忘尘喊了一句,殷紫萍的小脸还是气鼓鼓的,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忘尘师弟莫怪,实在是你变化太大,一时没有认出来,造成诸多麻烦,师姐在此给你陪个不是。”眼中带着笑意,纳兰青桑向莫忘尘施了一礼。

         “不不不,青桑师姐,其实我也没想到会这样,我也有错。”有些慌乱,莫忘尘连忙说道。

       “长高了也无甚坏处,你刚回来又施法定是有些劳累,先去歇着吧”看着莫忘尘慌乱的样子,纳兰青桑掩唇一笑,说了几句便欲离开。

      “青桑师姐…”忽听得莫忘尘在身后叫了一声。

      “何事?”转头来问,纳兰青桑满眼的疑惑。

      “呃…其实也无事,刚刚谢谢青桑师姐了。”像是突然卡住了一般,莫忘尘顿了一下才如此说道。

      纳兰青桑也未追究,只是点了点头,便离开了,留莫忘尘一人在原地。

      其实,青桑师姐也记得很清楚呢…

     


愚人节贺文~

  其实我就是这么无聊_(:з)∠)_,双方士现代au   愚人节也没有人给我爱的么么哒嘛_(:з)∠)_如此心塞嘤嘤嘤QAQ

相信我没有想黑任何人QAQ女射女甲女侠都萌萌哒不要打我QAQ打我也不要打脸QAQ ———————————————————————   又是一年一度的愚人节,值此佳节,倩女大学的学生们都加倍小心,不吃别人送来的带夹心的食物,不喝别人递过来的水等成为了众人在这一天中坚决贯彻的方针。

   “今天有个男生向我表白了”萧若兰推开宿舍的门走了进来淡淡的说道

  另外的三人除了靠在窗边看书的纳兰青桑都齐刷刷的看过来,一脸惊讶的看着她。

  “莫要奇怪,今天是愚人节”纳兰青桑慢悠悠的抬起头来,扫了一眼众人,语气中萦绕着淡淡的笑意。

  “哦~我说嘛~”身着红色长裙的沈傲霜,一脸了然,意味深长的看了萧若兰一眼。

  “那臭小子…我刚想说话他就指着我笑,说今天是愚人节…”萧若兰的脸色黑了下来,指节捏的“咔嘣咔嘣”的响

  “你把那个男生怎么了?”石云馨缩了缩脖子,问道

  “啊,也没怎么,不过是让他几天下不了地而已╮(╯▽╰)╭”  话音刚落,余下的三人皆是感觉背后一阵恶寒。

   “就算是愚人节也没有人跟我表白啊”石云馨趴在椅背上,不满的抱怨。

  “我也没有→_→”沈傲霜撇了一眼她,也摇了摇头。接着三人便直直的盯着纳兰青桑。

  大概是目光太过炙热,纳兰青桑抬起头看了三人一眼,淡定的摇了摇头。

    三人的眼中明明白白的写着两个字——不信

   “真的没有,今天我没课没有出宿舍如何有人向我告白?”微微的笑了笑,纳兰青桑解释道。

  “青桑,我爱上你了,请给我个机会”离纳兰青桑最近的沈傲霜一把抓起纳兰青桑的手,一双大眼睛深情的看着她,一脸的认真。

  “哎呦~牙都酸掉了~”一旁的两人也十分的配合。

  “好啊,我要吃学校门口的抄手,你要是爱我就帮我买吧~”纳兰青桑笑的眼睛都弯了,点了点头顺着沈傲霜说道。

    “我就知道_(:з)∠)_不愧是神机妙算的青桑”沈傲霜垮下了脸,一脸心疼的抽回了手。

   “饿了,一起去吃饭吧”石云馨摸了摸肚子提议道。结果当然是全票通过,四个人组队向食堂进发。

   期间许多男生的目光都黏在四人的身上,毕竟这个宿舍可是被评为女神宿舍,四人皆是容貌出众身形高挑,平日里不加打扮都能吸引到不少的目光。不过四人皆是个性独特,纳兰青桑尤其被评为本校最难攻略的冷美人没有之一。

    男生本是想借着愚人节向女神表白,但有个被打的不能下地的例子摆在那里,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在后面默默看着。

    “为什么他们在看我们?”石云馨扭过头看向萧若兰。

  “大概是皮紧了想松松”萧若兰看似无意的向身后看了一眼,跟在后面的一群男生顿时没了踪影。

    “你莫吓着他们”纳兰青桑轻轻的笑了起来,却半点责备之意也没有。

   终归是安安静静的吃完了午饭,四人又回宿舍歇息了一会,有课的便去上课了,纳兰青桑则继续靠在窗边看书。

   “青桑,你那个道学选修课的学弟在楼下,他有事找你”不知过了多久,沈傲霜推门走了进来,冲着纳兰青桑说道。

   “他可有说是什么事?”有些不舍的放下手中的书本,纳兰青桑站起来,在原地活动了一下,接着抬起头问道。

  “没有~~哎呀别这么看着我,我没骗你,要不你自己看看”看到纳兰青桑明显带着怀疑的眼神,沈傲霜摊了摊手。

    “好吧,那我便下去一趟”垫着脚透过窗户看了看,只见一个略显矮小的男生孤零零的站在楼下。便拿起外套推开门走了出去。

     “学弟啊,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沈傲霜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接着把自己摔到了床上“啊~累死了”

    “忘尘,可有什么事?”跑到莫忘尘跟前,纳兰青桑觉得他一定有什么大事,毕竟这个学弟十分要强,若不是有什么自己解决不了的大事,是断不会来找自己的。

   “学…学姐…”莫忘尘的脸红的如同天边的落日,说话也支支吾吾的。

   “怎么了?可是生病了?”纳兰青桑见莫忘尘面色潮红,伸手覆上他的额头。

  纳兰青桑其人,聪慧无比,他人之事看的通透,平日中虽是什么也不说,心里可是清楚的很。不过所谓当局者迷,她自己本身可是十分迟钝,他人心意全然看不明,加上清冷的性子,便成为了倩女大学的高岭之花,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何会如此。

   “没…没…”纳兰青桑的手有些凉,覆在额头上很舒服,但莫忘尘的脸又红了几分。

    “学…学姐…我…我喜欢你!”终是说出了口,莫忘尘将藏在身后的花束推到了纳兰青桑怀里,却低着头不敢看她。

   “好啦,我知道今天是愚人节,花我就收下了,莫要再玩了”微笑着接过花束,纳兰青桑拍了拍莫忘尘的肩,转身便要回去,却感到了小小的阻力。

  “学姐…我没有开玩笑…我…我是认真的…是临风学哥说今天告白会成功的…所以我…”莫忘尘拉着纳兰青桑的袖子,低着头,只露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和红的不行的耳朵尖。

   “罢了,我回去想想可好?改日给你答复。”伸手揉了揉他黑色的发顶,纳兰青桑叹了口气,如此说道。

  “学姐可不能骗我…”莫忘尘的声音闷闷的传来,依旧拽着她的袖子不松手。

  “自是不会骗你,我何时骗过你?”纳兰青桑点了点头。

   “那我便等着学姐的回复”终是松了手,莫忘尘站在原地看着纳兰青桑抱着花束走进了宿舍…

   end

 

  


正文有点卡让我们撸一个小段子休息一下w

严(xi)肃(wen)认(le)真(jian)的身高梗w

画风突变请注意

画风突变请注意

画风突变请注意

↑重要的事说三遍

——————这是一条严肃的分割线——————

  莫忘尘有一件苦恼了很多年的事,那就是他的身高,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人叫他一米六。

“看那是一只一米六诶!”

“真的真的真的是一米六啊!”

“果然是一米六hhhhhhh”

类似这样的对话他每次下山都会听到许多次。

“少侠可否帮我把挂在树上的风筝摘下来,唉…实在是不应为难少侠,只是家中小儿哭个不停,我这把老骨头行动又不便,不去我把家中的梯子拿来?”

  莫忘尘对着头发花白的老人又不好发作,只能黑着一张脸,运起轻功,轻松的摘下了树上的风筝。

  “谢谢少侠,谢谢少侠,没想到少侠个头不高,本事却是不小”

  明明是道谢的话,却成功的让莫忘尘的脸色又黑了几分。

  旁人叫他一米六却都叫他师姐一米七,在他的印象中青桑师姐的个头和他是一样高的……吧

  于是十分不服气的莫忘尘,回到逍遥观便直奔纳兰青桑的房间。

  “怎么了?忘尘师弟”纳兰青桑疑惑的看着站在门口脸色有些发黑的莫忘尘

  “不……我……没事”比身高这种事实在是说不出口,莫忘尘微微红了脸颊,转身便跑。留下纳兰青桑一人满肚子的疑问。

  “怎么跟青桑师姐说呢……”莫忘尘郁闷的在后山踢着小石头,比身高这样的要求无论如何也提不出来啊……

  “明明我和青桑师姐一样高……”有些不满的小声嘟囔着,他并没有注意到树后的那只白鹿“只要比一下就可以了……”

  又在后山呆了许久,还是没有想到怎么开口和纳兰青桑说,眼看着要到用午膳的时候,他只得回了逍遥观。

  “嗯,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于此同时,纳兰青桑正与一白衣女子交谈,不知是说到了什么有趣的事,她笑了起来。

  “我自会处理的,你先走吧莫要被人发现”含笑点了点头,纳兰青桑对女子说道。

  再看到纳兰青桑,莫忘尘有种莫名的奇怪的感觉,总觉得青桑师姐在想什么,让他没来由的一阵恶寒。

  “忘尘师弟,来”练完剑术,纳兰青桑收了剑势,示意莫忘尘到她身边去。

  “什么事?青桑师姐”乖乖的走了过去,在她身边站定。

  “嗯……”纳兰青桑来回打量了他几遍“似是真的比我矮上一些”

  “师……师姐……”莫忘尘的脸腾地红了起来“师姐怎知道……”

  “自是有我自己的方法”一双美目带着笑意,看的莫忘尘的脸又红了几分。

  “不……只是因为青桑师姐的头冠比较高罢了”脸红的像是能滴出血来,莫忘尘还是有着不服。

  “那就请忘尘师弟摘了头冠再比一次如何?”纳兰青桑也不恼,只是顺着他,伸手摘下了头冠。

  “青桑姐姐~”一阵香风袭来,娇小的少女出现在了二人面前“咦?你们在做什么?青桑姐姐你怎么把头冠摘下来了?”

  “也无甚大事,只是想与忘尘师弟比比谁高罢了。紫萍可愿做个见证”将目光转向殷紫萍,纳兰青桑如是说。

  “诶~听起来很有意思嘛~好啊~”殷紫萍点了点头,看向莫忘尘“忘尘师弟,青桑姐姐都把头冠摘下来了你怎么还不摘?”

    “谁说我不摘了”终归是少年心性,被紫萍一激便也将头冠摘了下来。

  “紫萍,你在这里做什么?”一名白衣男子走了过来,看到面前的三人有些惊讶“青桑师姐,忘尘师弟,你们这是在作什么?”

   “临风师兄我们……”脸上的红潮好不容易褪下去一些,被这么一问又红了起来。

  “不过是闲来无事想和忘尘师弟比比谁高罢了,临风师弟既也到了,不妨与紫萍共同做个见证”纳兰青桑揽过话头,替莫忘尘解了围。

  “这……也罢,我便做这个见证”看了看两人,步临风心中已然明了,遂点了点头站到了紫萍身边。

  “忘尘师弟,可以比了”看莫忘尘还站在原地发愣,纳兰青桑叫了他一声。

“啊?哦……”终于回过神来,莫忘尘走到纳兰青桑身后,转过身背对着靠在了她的背后。

  “临风师兄,你觉得谁高?”紫萍捅了捅身旁的步临风,小声问道

  “还是青桑师姐略高一点”步临风宣布了结果。

  “对哒对哒~青桑姐姐比较高w”紫萍也不住的点头。

“……”莫忘尘有些泄气,不过既是两个人都如此说,他也只能承认。

  “忘尘师弟,可是服了?”纳兰青桑戴上头冠,走到了他的面前。

  “是,师姐确是比我高些”莫忘尘低着头闷闷的答道。

  “莫要放在心上,不过是一副皮囊,高矮胖瘦又有什么区别。”替莫忘尘戴上发冠,纳兰青桑柔声说道“以后可休要再执着于此等无谓之事”

  “是,师姐”虽是只有几句话,却也化开了莫忘尘的心结,他抬起头冲着纳兰青桑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于是关于他和师姐究竟谁高这件事终于有了结论,一米六依旧是一米六~不过他已不再在意这件事。

“当真是你想与忘尘师弟比比谁高?”

“临风师弟既已知道何须再问”

#其实步临风早已看穿了一切#


#小段子 其三#

最开始想着一段就完结的,然后又想着两端完结。我怎么就写了这么长_(:з)∠)_

依然源于我对美方那深沉的爱

奶妈一定会揍死我的_(:з)∠)_

以下正文w食用愉快w

——————————————————————————————————————————————

  像是只睡了一觉,睁开眼,入目皆是熟悉的景色。撑起身子靠到床头,除了身子有些酸软提不起力道,倒也没有什么不适,如同长睡过后一样。不过她清楚的记得,她饮下了那杯毒酒,为何她还活着?

  “终是醒了啊,师姐”门被推开,步临风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汤药走了进来。虽是有些疑惑,但她还是接过了药碗,既是将她救了回来,便不会再害她。

  “你与紫萍师妹的事我本不愿多管,不过是忘尘师弟求我救的你”步临风也是个聪明人,看出了她的疑惑开口解释道

  “多谢师弟”将空碗放到一边,她点头道谢

  “你要谢的不是我,若不是忘尘师弟以真气吊着你一口气,纵是我也无法将你救回来”步临风摇摇头,并不接受她的谢意。

  “这个孩子…”弯了眉眼淡淡笑开,语中虽是有些责备之意,却满是宠溺。

  “虽然现在说也许不太合适,但我觉得师姐应该知道这件事”步临风顿了顿道“紫萍已被逐出师门。”

  “为何?”有一瞬间的惊讶,眼中现出复杂的神情,最终垂了眼帘淡淡的问道,只是语气中夹杂了些许的悲伤。

  “杀害同门,仅这一条就是个死罪,不过是掌门心软才放她一马,逐出师门便罢了”步临风毫不掩饰鄙夷的神色“教其用毒,只是为了让其自保与惩治恶人,如何能用来残害同门。”

  “罢了,终归是咎由自取”虽是如此说,但她脸上还是有掩饰不住的悲伤。

接着便是沉默,一时间只能听到窗外的鸟鸣声。

  “忘尘师弟也该来了,他这几天可是一有时间就往你这里跑”步临风打破了沉默,收了药碗,走到门边,又回过头说了这么一句。

  “知道了,我自会谢他”点了点头,她低着头微微笑了一下。

  “我还从未见过他如此失态,央告发狠都使出来了,一把剑不知是架在我脖子上还是自己脖子上好,当真有趣”人早已走出几尺外,只留下带着笑意的话语飘散在空中。

  “呵呵,确是有趣的紧”在脑中想了想那场景,她也不住的笑了起来。

   “青桑师姐!你醒了!”少年人清亮的声音中有着压抑不住的欣喜。一个白袍少年飞快的冲了进来,在身后留下一道白色的残影。

  “莫急,我不是好好的在这吗”看着面前一脸欣喜的少年,她的唇角也不自觉的勾了起来。

  “嘿嘿,我只是太过高兴了”莫忘尘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我听临风师弟说了,是你救了我”她从床上下来,对着莫忘尘施了一礼“救命之恩,永世难忘”

  “不不不,临风师兄医术高超,是他将你救回来的”莫忘尘连忙摆手,脸微微有些发红。

  “莫要推脱,临风师弟已与我说过”看着少年的惊慌失措,她微弯着眼睛笑了起来。

  “那个……我只是恰好而已…”莫忘尘故作镇定,但四处乱瞟的眼睛和泛红的耳尖却出卖了他。

  “无论如何,你总是帮了我”也逗弄的够了,她正色道“为表谢意,我许你一个愿望,只要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一定会做到”

  “好…”红晕爬上了莫忘尘的脸颊,他红着脸点点头,又似想到了什么一样突然道“我现下没想好,想好了我再告诉师姐”

  “如此也好”点了点头,她拿起放在桌上的长剑向外走去。

  “青桑师姐!你大病初愈不可练武”莫忘尘见了急忙挡在门口,一脸严肃的对着面前稍高一点的女子说道。

  “想必我也躺了些时日,若再歇下去,武艺怕是要落下了”说到此处她的眼神暗了暗“若是下山遇敌,可如何是好”

  “不可!师姐现下不宜运功”莫忘尘挡在门口就是不让“不如…师姐指点指点我的剑术如何?”

  “如此也好,走罢”略略想了一下,她点了点头。莫忘尘见她答应,便侧身让她走在了前面。

  “我定会护好师姐的”跟在后面,莫忘尘心中暗道

  这样的话总也是不能说出来的,若是暴露了自己的心思,怕是两人终成陌路,再也求不来现下这样的相处…

  “忘尘师弟,为何还不过来?”轻柔的女声传来,让莫忘尘回过了神。

  如此…也好…

  敛去眼中暗淡的神色,少年一个逍遥游便冲了过去。

  “青桑师姐,你看我的逍遥游练的如何?”

  只愿以我手中之剑护你一世安稳…

end

  

 

 

 


 


#小段子(大雾)其二# 依旧源于我对美方那深沉的爱【痴汉脸】 依旧不接受撕逼和谈人生 我就是不喜欢奶妈你打我啊 回忆设定:美方10岁 奶妈9岁 受方8岁 以下正文w ——————————————————————————————————————————————     似是做了一场长梦,梦中又回到了许多年前的逍遥观。    那天师傅领着一个小男孩来到她面前,她便这样多了一个师弟。当时她也不过十岁左右的年纪,不过是因为自小就住在逍遥观,所以性子比同龄人要清冷沉静不少,亲近之人也只有小她一岁的殷紫萍。   

  “今日起他便是你师弟,你且带他熟悉熟悉,转完带他来大殿便是”须发皆白的老者对着她说道 “是”她施了一礼应下了 老者又嘱咐了几句便离去了,她这才将注意力转到了这个孩子身上,面前的人大概有七八岁,已然穿上了逍遥观的弟子服,素色的道袍套在他瘦小的身板上显得有些宽大。男孩有些一双大大的黑色眸子,那双黑眸此刻带着些许的紧张与惊慌,小心翼翼的看着她。

       看着面前的人,她也动了一分恻隐之心,不自觉的放柔语气道:“莫怕,我是崂山道士坐下弟子纳兰青桑,你可唤我师姐”停下来想了一想又道“若是愿意,唤我青桑师姐也可”

   “是,师姐”孩子学着她刚才的样子对她施了一礼,倒也是有模有样。

   “无须拘谨,这礼数在我这里省了也可”微微弯了嘴角,她转过身“随我来吧,我带你熟悉一下这逍遥观”

   孩子比同龄的人要安静的多,默默的跟在她身后,认真的听着她的讲解。

  “你…若是会了法术,想要干什么?”她突然有些好奇,停下转过身问道

  “自然是除魔卫道,我要将这世上所有害人的妖魔尽数除去”孩子一脸严肃,一双黑眸中满是坚定。

  “嗯,若是学有所成自是要斩妖除魔,但是须得记住,这世上并非所有妖物皆应除去,学习如何斩妖之前,须明辩是非,不可意气用事。”微微颌首,她如此说道。

  “妖物如何有善类,全是杀人不眨眼的…”男孩突然有些生气,说到最后又觉得对面前人有些不敬,声音又低了下去。

  “无妨,你日后自会明白”她微微一笑,并没有怪罪于他“时候不早了,随我去大殿罢”

  后来她知道了男孩的名字。莫忘尘,忘却前尘,确是个好名字。

   大概是所修心法相同,两人的关系便熟络起来,她也总是在莫忘尘习剑之时指点一二。莫忘尘天资聪慧,一点即通,剑术与法术精进的速度极快。

  “青桑师姐!你看我会逍遥游了!”少年突然出现在了她身的后。

  “你啊,这逍遥游还未完全掌握,莫要随意穿墙而入,若是卡在了墙里可无人救得了你”她并未被吓到,放下手中书册,转过身看向一脸喜色的少年。

  “青桑师姐定是不会让我卡在墙中的”莫忘尘一脸笃定。

  “罢了,我再与你演示一遍,其中的要诀你可要看仔细了”无奈的笑了笑,她的眼中有着她自己都没注意到的温情。

“青桑师姐…”

“青桑师姐…”

“青桑师姐……”

日子在莫忘尘的逐渐成长中流逝,当年的孩子已然长成了精通法术的翩翩少年。她却没怎么变化,依旧是冷清的性子,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只不过身边多了一个活泼好动的少年,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看向那个少年的时候,她的眼中满是宠溺与温柔。


 

 

 


#只是小段子,大概#

源于我对美方那深沉的爱

#不接受撕逼和谈人生#

#不接受撕逼和谈人生#

#不接受撕逼和谈人生#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在看到桌上那一杯毒酒时,她就已明白。那个口口声声说着“姐姐待我最好”的孩子终究还是恨透了自己。

  这世上最难预料的便是人心,她并不爱那个高大威猛的男子,更没有想到那个男子竟会爱上她。她对那名豁去性命也要护着她的男子一点爱意也没有,有的只有感激之情。人心总是这么可怕又难以控制的东西。在逍遥观清修多年,这清冷的性子早就难以改变。

  现在对那名男子大概除了感激还有愧疚,她终是负了他的情谊,算得上是亲手将其置于死地。没有他最希望的爱意,她带着愧疚终是亲手将他埋在这黄土之下。

    姐妹之间的隔阂早在男子倾心于 她的时候就产生了,男子的死亡则是引发的导火索。在看到面前的这一杯毒酒时,她反倒平静了下来。大概,这样的结局于她于别人,都是最好的。

  人在死亡前会看到最想看到的东西。饮下这一杯毒酒,毒性发作的很快,五脏六腑都似乎绞在。

  痛,剧烈的疼痛袭来,她却只是安静的趴在石桌上,默默的承受着那个自己视做妹妹的人给她的疼痛。

   眼前那一片纷繁飘落的桃花中,出现的并不是那个她愧对的高大男子,亦不是那个娇小的少女。只有一个略显清瘦的少年,撑着一把油纸伞,带着温和的笑容唤她“师姐”

  眼前的景色渐渐模糊起来,眼前只剩下一片慢慢暗淡下去的浅粉色。

     这样…也好…

     合上眼睛,她终于沉入了那一片黏腻的黑暗。


说好的小段子真是一写就停不下来了_(:з)∠)_还没有进入正题就写了这么多_(:з)∠)_果然还是要继续写,我的脑洞为何就是这么大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