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羊_咩

非洲死咸鱼,不定期弃车出逃

【全员向 逆转未来AU】计划顺利(1)

*内含狙击组/后勤组/正副队/机枪组

*救罗星是不可能救罗星的,只能把八个人都带回来这样子

*啊心疼死天线宝宝了的QAQ既然没有人写这个梗那我就献丑了



 

  
    

叠的整整齐齐的衣物捧在手中轻飘飘的,但那坠在上面小小的名牌却仿佛为这一套衣物添了千斤的重量,压得杨锐那双持惯了沉重枪支的双手止不住的微微颤抖。

手中捧的并非单纯的衣物,而是一个曾经并肩作战的战友。

算不上柔软的布料从指尖滑落,牵着那片小小的白淹没在了深蓝色的海水中。

当漫长的白日终于结束,杨锐躺在床上,瞪着熟的不能再熟的床板。

如果当时计划能够顺利的进行就好了……

如果当时救邓梅的那辆车车胎没破,如果队内的通信没有断,如果反叛军没有突然要处决邓梅……是不是大家能有更大的几率完完整整的从那片土地中回来?

脑海中突然蹦出了这样的想法,在它刚刚意图壮大的时候,却被杨锐摇了摇头晃的烟消云散

没有如果,就如打出的子弹无法收回,消失的生命也永远无法再回到躯壳中。

马革裹尸,对于一个军人来说,虽然算不上最理想的结局,却也不是一件值得惧怕的事。

但对于同行的队友与故乡的亲人,依旧是一件伤心事。

合上眼皮,将一切都归于沉寂的黑暗中,杨锐终于渐渐的沉入了无尽的睡梦中,眼角却多出了一滴细小的水珠。

再次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却依旧是熟悉的床板,一旁传来细小却熟悉的动静,他微微偏头,看着那个熟悉的背影,无声的笑了笑。

“嗯?”徐宏收拾好自己,转过身来正准备叫醒一反常态没有在自己之前醒来的杨锐,却意外的对上了一双微眯着的小眼睛,颇为意外的发出了一个疑惑的音节。

即使被发现了,杨锐也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但是到底是不能继续看下去了,徐宏都已经起来了可见时间要比平时晚了那么一点。

别开视线,杨锐利落的从床上爬了起来,从穿衣洗漱再到叠被子一气呵成,比平时还快了一点。

虽然任务回来一队因为伤亡惨重得了一个不小的假期,但是要处理的事情可是堆得满满的,回来的队员们的精神状态也实在有些令人担忧,杨锐手上动作不停,心中却盘算着一会拉上徐宏这个一队公认的“心理辅导员”再去看看那他们,疏导疏导,尤其是少了一条胳膊却依然抱着庄羽给他改的那个游戏手柄不撒手的陆琛。

但这一切看在徐宏眼中却是队长在少有的赖床之后加快速度以防止迟到。毕竟军舰今天就能到达目的地,撤侨行动又变数极多,一队也要早早的整装待命。

“徐宏,今天是几号?”正在心里有条不紊的安排着一天工作的杨锐余光忽的划过墙上的日历,却又马上将视线转了回来,死死的盯着那个黑色的数字。

“你不看着日历呢吗……”徐宏看着杨锐那双瞪成了平时两倍大足以媲美自己的眼睛,心说这睡一觉怎么就傻了呢?不由得又对即将进行的任务多了几分担忧。

“嗯……”杨锐清楚的记得自己那天早上亲手撕下的那张日历纸揉成了一个小团,丢进了几乎盛满了的垃圾桶,又在出门的时候顺手倒了趟垃圾。

这张纸绝无可能再次出现在日历本上。

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今天确实就是那一天。

长时间受到唯物主义熏陶的杨锐觉得自己绝对是在做梦,人怎么可能像小惠读的那些腻腻乎乎的小说里一样回到过去。

但是本着大胆推断,小心求证的态度,杨锐还是决定证明一下。

“徐宏,你打我一下。”当杨锐板着一张脸对着自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徐宏的大眼睛几乎都要瞪出来了,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在杨锐皱着眉又重复了一遍之后才拧着眉头仔仔细细的打量了站在面前的这个人一遍,见对方没有半点开玩笑的的意思后,才磨磨唧唧的撸了撸袖子,打算轻轻的来一下。

“要使劲”然而徐宏那点小心思还是被杨锐看出来了,皱着眉又补充了一句。

徐宏没辙了,只得照办,选定了一个即使重重打一拳也不会有大事的地方,闭着眼打了上去。

“哼”这拳到是如杨锐所愿使了不小的力气,让毫无防备的杨锐疼的哼了一声,脸上却是浮现出了明显的喜色。

不是做梦!

自己真的回到了过去!

虽然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办到的,但这就代表,他或多或少可以改变那个结局,也许还能把庄羽和石头还有陆琛完完整整的带回来,喘气的那种。

徐宏这边却没有那么好的心情,看着被重重打了一拳却笑的见牙不见眼,连走路都一颠一颠的几乎要蹦起来消失在门后的杨锐,眉头都快拧成了天津大麻花。

队长在要执行任务之前疯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陆琛觉得这一天实在是太走运了,首先队长没有像往常那么早到,其次石头光忙着和佟莉聊天,背包就扔在了他的面前,拉链外还露着一小片透明的糖纸,在阳光下泛着七彩的光,最后也是最最幸运的是,自己快速的拽出来两块糖,一块剥了糖纸塞进自己嘴里之后,刚把另一块举到旁边庄羽眼前的时候,得意的抬眼,正对上队长那双堪比孙悟空的眼睛。陆琛当时觉得自己大概是看到了美杜莎的头,瞬间像一块石头一样僵在了原地,然而意料之外的是队长就像是没看见一样,转过了头,反倒是紧随其后的徐宏瞪他一眼,却又什么都没说。

耶!

舌头卷着嘴里小小的糖块,感受着丝丝的甜味在口腔中蔓延,顺便剥开另一颗,塞进了庄羽像是下巴脱臼一样大张的嘴里,又顺手合上了他的嘴,然后飞快的对手中的糖纸进行毁尸灭迹。

“诶,懂,你们队长今天眼睛怎么那么红啊?前两天刚来的时候还没有呢。”一旁围观了全程的顾顺拿胳膊肘怼了怼身边擦枪的李懂,眼睛还紧盯着杨锐不放。

“……”斜了顾顺一眼,李懂没搭话,只是默默地往旁边蹭了蹭,离顾顺远了一点,却又被顾顺仿佛不经意的一挪屁股把那点距离找了回来。

然而这轻松的氛围很快便被作响的电话铃打断了。听着与前几天别无二致的命令,杨锐再一次确定了自己是   真的回到了那个时候。

不管到底是怎么回事吧,既然上天给了这么一个好机会,他必须得把握住了。

这一次,蛟龙一队的八个人,一根手指都不能断。

余光瞥着一旁的众人,杨锐暗暗的下了决心。

tbc

评论(21)

热度(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