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羊_咩

非洲死咸鱼,不定期弃车出逃

【全员向 逆转未来AU】计划顺利 (3)

*内含狙击组/后勤组/正副队/机枪组

*救罗星是不可能救罗星的,只能把八个人都回来这样子

*啊心疼死天线宝宝了的QAQ既然没有人写这个梗那我就献丑了

*我竟然天真的以为上中下能写完

前文:(1) (2)








伴着发动机的轰鸣声,一行人又踏上了颠簸的旅程。杨锐坐在车里,随着车摇晃,一言不发,眉间的褶皱却是从未舒展开。

经历过一次的他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心知肚明,但是要想出一个既能保住所有人,又不被怀疑的方法,实在是难啊。

他总不能直接向还未得到消息的政府军要求更改路线,无凭无据,又是初来乍到的外国人,凭什么提出这样莫名其妙的要求,搞不好还要被扣上一个与叛军勾结的帽子。

要是直接和坐在车里队员说吧,更是不合适,他又不是会算卦的半仙,凭什么他说前方有迫击炮前方就有迫击炮,要是被追问起信息的源头来,总不能照直说我是穿过来的,大家都在共产唯物主义思想的熏陶下活了二十多年,像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会信才怪呢。

难啊,真是难,难于上青天。

从坐上了车就开始想,杨锐否了一个又一个方案,眉头越皱越紧,几乎能夹死苍蝇,愣是一个办法也没琢磨出来。

唉,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被徐宏那双大眼睛不知道瞪了多久,杨锐实在是受不了身上胶着的视线,松了眉间,又拿手背揉了揉,回给徐宏一个眼神让他放心,又自顾自的盯着窗外看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已经知道了事态的发展,杨锐看着路旁的地面,撇撇嘴,总觉得这帮恐怖分子的伪装太不走心。

这看着明显就是有人嘛,自己当时是瞎了还是傻了,竟然没看出来。

“注意休息,路旁疑似有恐怖分子埋伏,准备作战。”既然自己都看出来了,那通知一下应该一点都不可疑吧,杨锐这样想着,按下对讲机的按钮,低声道。

号称全队眼睛最亮的顾顺李懂两个人,在听到对讲机发出的声音后愣了愣,不约而同的凑近了窗户向外面路旁看去,确认了杨锐所言非虚后,同时转过了头,对上了对方瞪得溜圆的眼睛。

队长真是神了,自己真是枉为狙击手/观察员。

这是两个人脑子里蹦出的第一个想法。

当然震惊归震惊,两人手上可是一点也不马虎,握着枪的手又紧了紧。

“把装备都带上,全部下车。”停车的时候杨锐一点也不意外,没等政府军的人招呼便跳下了车。

当政府军的人跑过来说要换路线时,杨锐想都没想就点了头,根本没想去连那个已经知道连不上的军舰。看着政府军跑远的背影,他竟然还有点希望能用这点时间躲过这一次袭击。

“迫击炮!”然而这小小的一点期待最后还是被从天而降的炮弹击碎了,杨锐还是没能省下这一声大吼。

不过这次队员们都做好了准备,有条不紊的跳下了土坡,好歹没有上次那么仓促,该带的装备也带的差不多。

“佟莉庄羽,解决后方敌人!陆琛徐宏快去救人!”印象深刻的一场战斗,敌人的部署几乎刻在了杨锐的脑海中,与上次不同的是,队员们这次已然做好了还击的准备。

“敌方迫击炮阵地在车队两点钟方向!杨锐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敌方的迫击炮阵地实在是超乎人的想象,但大家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用来惊讶或是好奇,在战场上,每耽搁一秒,就说不定会有多少人陪葬。

得到了具体的方位,庄羽趴在地上操纵着看起来很可爱却有着不小杀伤力的圆形飞行器,向敌方迫击炮阵地逼近。
“顾顺李懂快找制高点!敌方有狙击手,大家小心!”得益

得于队员们的快速反应,政府军的伤亡并没有那么的惨重,而有了政府军的帮助,恐怖分子很快便被歼灭了大半。

但敌方的迫击炮阵地并未完全的被消灭,等他们缓过来,势必又会造成极大的伤害。

杨锐摸到被丢下来的烟雾弹装置抗到了肩上,校准装弹一气呵成,一发出去,便遮住了敌方刚缓过来的迫击炮阵地的视野。

有了杨锐这开挂一般的指挥,这场本应十分惨烈的战斗很快便以敌军的失败撤退而告终。虽然平民以及政府军的伤亡依然不小,但相较于杨锐所经历的那个第一次,这个结果,还是好上太多太多了。而击毙了敌方的狙击手,更是意料之外的惊喜。

经历了一场大战,无论是政府军还是蛟龙,都需要休整一番,受伤的平民也需要一些简单的救助。

好在这次没出现什么夏楠非要跳出去救助伤员一类的幺蛾子,看着乖乖躲在土坡下面的小记者,杨锐庆幸自己躲过了那场关于“我的命令究竟会不会下错”的辩论。反正就算自己费再多口舌,她也不会真的听从命令,就像当时瞒着自己串通徐宏去人质营换人,又比如抱着把枪擅自与敌人战斗,杨锐觉得自己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令人头疼的人,这么一笔,自己家的小惠简直是模范的乖宝宝。



“队长……”刚想到徐宏瞒着自己换人的那一段,徐宏的声音就在背后响了起来。

回过头就对上了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队里就数徐宏跟杨锐相处的最久,即便是徐宏没说话,杨锐也已经对他想要说的话心知肚明。

“我说了,你会信吗?”扭头找了块大石头坐下,拍了拍旁边示意徐宏坐下,扭过头来盯着对方的眼睛缓缓的问道。

“信”徐宏皱着眉盯着杨锐的眼睛看了很长时间,才给出了自己的回答。
从早上起来,杨锐就有些不对,但具体哪里不对,他也没法板着手指头一条条清清楚楚的数出来,毕竟战场上指挥还是像一往一样,战斗的时候也瞧不出来什么毛病。

而经过刚刚的一战,徐宏终于找到了重点。

杨锐今天太神了,简直像是在打游戏的时候开了挂的玩家一样。在撤侨的那一场战斗中他就隐约的觉察出来了。不过事后仔细想想,汽车炸弹这样的事以恐怖分子残暴,也不是没有过的事,而且基于当时的战场环境,也不是完全预测不出来,他也就当杨锐今天突然比之前聪明了许多而揭过了这一页。
但是刚刚的战斗,且不说杨锐在全队眼睛最尖的两个人之前发现了潜伏的叛军,提前让队员们做好了准备。在政府军要改路线的时候也没有一点的惊讶,更是连要联系军舰的意思也没有,当即就点了头,这个举动放在一向严谨的杨锐身上实在是匪夷所思。

最后,也是最令徐宏吃惊的是,杨锐竟然在满天的沙尘中,仅凭自己一个人就快速的找到了敌方的迫击炮阵地,还在对方狙击手根本没有开枪的时候就认定了有狙击手,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就像……

就像他提前知道了一样!

徐宏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想否定,却又忍不住带入了这个前提,却发现一切都顺理成章。

至于杨锐是如何提前得知这些情报的,徐宏不想也不敢去推断。

万一真的是最坏那种情况,他可能根本下不去那个手。

但为了队员们的安全,徐宏怎么也要去问一问,不过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是,自己在面对杨锐的时候,手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枪,身上的肌肉也绷了起来,完全是准备战斗的状态。

杨锐当然也注意到了,只不过他脑子里装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只当徐宏是还没从刚刚的战斗中脱离出来,并没有多想。

徐宏的这一声“信”让他感觉安心了许多,不论到底是不是真心的吧,总是让他松了一口气。

“我……其实这整个行动都已经经历过了。”视线落在一旁趴着警戒的佟莉和石头身上,虽然得了徐宏的回答,杨锐还是有些犹豫,说出来的话也有些迟疑,却又坚定的讲了下去。

“就在前几天,和现在一模一样,不过结果比这惨多了。”看着石头成功的把糖塞给佟莉后躲在机枪后见牙不见眼的笑容,杨锐也跟着露出一个笑容。

“后面解救邓梅,石头庄羽没了,陆琛……陆琛也少了条胳膊。”石头满是鲜血的脸又浮现在眼前,与不远处傻笑的人叠在了一起,冲跑了杨锐脸上的笑容。眼睛突然有些酸涩,鼻子也发酸,嗓子里像是堵了什么一样,阻止他把接下来的话说完。“庄羽……找到庄羽的时候,他的手就按在通讯器上,眼睛也瞪着通讯器。”

“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道理是这个道理,谁都懂。但是后来我总是想,如果计划再顺利一点,是不是他们都能好好的。”

“也许是老天可怜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一睁眼就回到了今天,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的。”

“然后我就在想啊,既然得到了这个机会,我就得抓住喽,能救一个是一个。”说到最后杨锐又笑了起来,望着凑在陆琛身边跑上跑下帮忙的庄羽,蒙着一层水雾的眼中满是温暖的笑意。

“就是这样了,虽然有些像电影里的桥段,但你知道我没骗你。”转过头拍了拍眼睛瞪大了一圈的徐宏的肩膀,杨锐冲他笑了笑,撑着膝盖站了起来,往政府军的车走去。毕竟经过了一场大战,要操心的事还多的很呢。

“队长”徐宏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让杨锐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

“我信你”徐宏笔直的站着,面色凝重,吐出了这三个字。

杨锐忽然觉得一颗心沉甸甸的掉进了肚子里,点了点头,又回了徐宏一个笑。

见杨锐走远,徐宏又坐了回去。从杨锐嘴里说出的话确实令人震惊,要是别人跟他这么说即使一切都解释的通,他也是半个字都不会信的。

不过这是杨锐,长久的相处,杨锐的每个小习惯他都摸得清清楚楚,他可以断定杨锐说的是真话,也看得出杨锐尽力隐藏的恐怕自己不信他的不安。

不过这一次,要说是被事实说服,不如说只要杨锐说的是真话,徐宏就信。这是一种由漫长的时光而生出来的,从心底发出的信任。

想着刚刚杨锐不安的样子,徐宏笑着摇了摇头,也跟了上去。



“刚刚表现不错。”顾顺嚼着口香糖,靠在身后山体的岩石上,对着身旁依然端着望远镜观察四周的李懂说道。

“不是表现给你看的。”白了拽了吧唧的顾顺一眼,李懂从来不知道一个人能自以为是到这种程度,却又不得不承认,顾顺这个性格,确实有与之相配的实力托着,丝毫不逊于罗星。

不过罗星才没有他那么讨厌……

想到罗星,李懂的眼睛暗淡了几分。都是因为自己这个胆小的观察员,才害了那样一个优秀的狙击手。

“我看到了啊”顾顺理所当然的回了一句,一点也不在意李懂这个别别扭扭的态度。

这一句噎得李懂说不出话来,只能选择沉默,心中却有着一丝被人夸奖后的开心。

“哎,不过你们队长真是神,我们俩都没看到地上趴着那么多人,你说他是怎么看出来的?还知道后面会有敌人,找迫击炮阵地还找的那么准。”眯着眼睛盯着正在与政府军交谈的杨锐,顾顺的眼睛中多了几分锐利的神色。

“那是因为我的能力与经验不足。”提到这件事,李懂的心中又生出了几分失落,将刚刚升起的一点愉快的情绪盖的严严实实。

连队长都看出来了,他竟然半点也没有察觉,又怎么配当这个强大的狙击手的眼睛。

“哎,你要这么说那我也是能力与经验不足了?你这纯粹是瞎扯。”话音刚落,李懂的头上就挨了不轻不重的一下,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干的。这位顾·神枪手·顺,对自己的能力还是有一个充分而不太客观的认识的。

“你这叫妄自菲薄,学过没?要我说,就是队长知道的太多了,跟提前知道一样。”看着小观察员咬牙切齿的瞪过来,顾顺嘿嘿一笑,又舒舒服服的躺了回去,秃噜秃噜说一大串,跟佟莉手里的机关枪一样。

说的时候不觉得,等到话落地了,两个人才突然的愣住了,缓缓的转着脖子对上了视线。

提前知道……

“懂……不会……”这个设想实在是太过大胆,顾顺再拽也不敢拿这个开玩笑。

“……我信队长……”李懂觉得嗓子有点紧,过了好久才低低的说出这一句,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顾顺。

“我就随口一说,别当真”顾顺突然咧开了嘴,移开了视线。

“嗯……”李懂低低的硬了一声,又转过去架着望远镜到处看去了。

顾顺却没有放松下来,微微眯起的眼睛像鹰一般盯住了底下的杨锐。

就算这个神一样的队长真的有什么猫腻,他也有信心一枪崩了他。

这么好的的苗子可不能给剪了。

目光转到李懂毛茸茸的脑袋,顾顺无声的咧了咧嘴。



“琛哥,给…”

“琛哥,……”

这边的庄羽和陆琛到是没时间纠结队长到底是姓蒋还是姓汪,躺了一地的伤员就够他们忙的了。

“你老在我这蹭什么啊,去修你那些零零碎碎的去。”陆琛嘴上嫌弃,却还是被庄羽的一声声“琛哥”哄的心花怒放,连带着看那些血肉模糊的伤口也没那么难受了。

“政府军那么多人修呢,哪轮得到我,再说了我的东西一点事都没有。”庄羽撇了撇嘴,还是蹲在陆琛旁边。不过他没说出口的是,这一路上见了太多血乎刺啦的东西,到底还是有点怕的。

就一点点。

庄羽在心中补充道。

而身边这个虽然算不上妙手回春,但也算是医术高超的医疗兵,多少能给他一点安慰。他觉得,不管怎么样,只要有这个人在,他就感觉莫名的安心。
当然如果他不是每次一结束战斗就扒着自己找伤口就更好了。

“没事?”陆琛听了这话,使劲的一勒手中的绷带,打了一个结实的结,抬起眼睛似笑非笑的瞪着面前的庄羽。

“没……没事”庄羽被他吓得一愣连说话都有些磕巴了,心虚的把被流弹划伤的手往身后藏了藏。

“啊!”只可惜还是躲不过陆神医的眼睛,伸手拽着手腕拉了出来。还没怎么着呢,庄羽就闭着眼睛嚎了一嗓子。

“确实是没什么大事,不过还是包起来比较好。你是技术兵种,手可是很重要的。”确实如他自己所说的没什么大事,不过是蹭掉了一层皮,就是看着严重了点。不过陆琛还是摸出一应药品给他上好了药仔细包了起来。

庄羽感觉没什么动静了,才小心翼翼的抬了眼皮露了条缝,然后缓缓的扩大,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谢谢,琛哥”庄羽一直觉得陆琛认真的时候最好看,要具体说哪好看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就是好看。看着手上被白白的纱布裹了薄薄的一层,最后又多了一个平整又结实的结,不由得露出了一个笑容,美滋滋的道了声谢。

“美得你,玩去吧。”陆琛看他这样,也乐了,坏心的拍了一下手中的那只手毫不意外的换来一声惨叫。

果然白大褂切开都是黑的,即使他现在没有穿白大褂。

庄羽捧着自己的手眼泪汪汪的瞪着又去救治其他伤员的陆琛。


评论(19)

热度(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