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羊_咩

专注琴羊30年【并不 老王脑残粉!每天都没粮吃_(:з)∠)_

病树(四)

方方土你还搂上瘾了是不是!惯的你!!!
大家猜猜小葱怎么又晕了呢~~
下一章就怼苏尚卿啦~~
顺便求评论啦么么哒~~
没有评论我可是会没有动力的_(:з)∠)_
就会颓废下去_(:з)∠)_
诶感觉有点短呢……
算啦~~就酱~~














 天枢地处北方,这一年天气虽是暖的有些反常,但毕竟也入了秋,白日里虽不觉得,但夜间却是冷了不少。小太监缩成一团,不住的搓着手,不时的凑到嘴边哈一口气。终是见到那个明黄色的身影从一片铅灰色中现了出来,小太监精神一振,小跑着赶了过去。
  “仲大人,小的可等着您了,王上让小的请您进宫一趟,快随小的走吧。”
  “嗯?好”仲堃仪刚刚才从那浓厚的血腥气中脱出身来,还未吸两口秋日夜晚清爽的凉气,便被小太监拦下。因着一夜未眠,又在那潮闷的地方呆了许久,脑子少有的卡了一卡,愣了片刻方才明白小太监话中的意思,忙点头,随着小太监离去。
  想着方才得到的密信,仲堃仪不禁又皱起了眉,连带着面色也沉了下来,脚下亦是不自觉的快了起来了。这可苦了那小太监,需得一路小跑方才追的上仲堃仪的步子。边跑边借着月色偷眼去看仲堃仪的表情,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心里却是凉了一大截。
  这仲大人刚刚还好好的,怎么这路还没走一半脸色就这么难看。小太监心里开始打鼓,别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对惹着这位王上面前的红人了吧。
  仲堃仪却是一心赶路,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小太监的内心活动,两人就这么各怀心事的到了宫门口。
  到了宫门口,自有宫人进去通报,仲堃仪道了声谢后便立在门口继续思索。却忽的感到自己的衣袖被拽了拽,起初还想是错觉,便没有理会,然片刻后衣袖似乎又被拽了拽,这回力气大了些,惹得他不得不转头去看。
  “小的愚笨,若是有行为不周全的地方惹仲大人不快,还望仲大人海涵”一转头便看到那小太监躬身施礼,几乎把脑袋都埋到了那宽大的衣袖里。
  被从自己思绪中拽出来的仲堃仪看着小太监这举动却是一头雾水,然那小太监说完话也不起来,大有仲堃仪不发话就不走的势头。
  “我并未怪罪于你”在心中叹了口气,仲堃仪道。
  “多谢仲大人”
  “仲大人,王上叫您进去呢”看着身旁身旁小太监感激涕零的样子,仲堃仪刚想说什么,却被出来的内侍打断,索性也不再思考那小太监究竟为何如此,正了正衣冠,便随那内侍走了进去。
  书房中,少年帝王并未歇下,却也不是折子未批完。只见案上堆着一摞摞厚厚的书简,孟章面前亦是摊着一本,细细读来,原是关于治国韬略这一类的内容,实是晦涩难懂。然书上的注解却是不少,且字迹端正,看得出读书之人定是十分认真的。
  约是太过困乏,少年以手撑头,竟是睡了过去。只是这姿势实是难以长久,只见少年身形微晃,眼看便要直直的磕在案上。
  说来也巧,仲堃仪进了书房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幕,身体却是先头脑一步。待到他反应过来时,手臂上已是多出了几分温热的触感。倒是免去了这一下磕碰,然此时仲堃仪一手拦在孟章胸前,几乎将少年温热的身子拥在了怀中,实是太过暧昧,非君臣之礼。
  仲堃仪便如此的愣在了原地,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平日里转的飞快的脑袋此时却是空白一片,只得由着少年靠在自己怀中,吐出一片温热的气息。
  半晌,仲堃仪到底是回过神来了,眼角撇到椅背,终是有了办法。小心翼翼的扶着少年的身子向后靠去,仲堃仪时不时的看看孟章,心中盼着孟章千万别醒来。分明是个简单的举动,仲堃仪却耗了许久,额上竟还出了层薄汗。待到孟章的后背靠上椅背,仲堃仪方才松了一口气,还未将手臂抽出来便见孟章的眼睫抖了一抖,显是要醒了。惊得他忙抽手撤步。
  “嗯…仲卿?”还未撤几步,便被叫住。因是初醒,脑袋多少要迟钝些,孟章并未觉出两人过近的距离有什么不妥。墨色的眸子蒙着一层淡淡的水雾,似是有几分茫然的看向仲堃仪。
  “参见王上”见孟章未说什么,仲堃仪这才放下心来,躬身施礼。
  “仲卿,事情办的如何?”挥挥手示意仲堃仪平身,孟章问道。声音中带着些许鼻音,较平日里软了几分,少了帝王的威严,却是多了些许慵懒的意味。
    “回王上,苏管家只说是他一人所想,一人所为,与旁人无关。”孟章听到此处冷哼一声,显是不信。
  “微臣还在其身上搜得密信一封,其中所言实是……还望王上定夺。”仲堃仪从怀中掏出信封,却是欲言又止。
  有些疑惑的接过信封,孟章揉了揉额角,将信展开。随着视线的移动,孟章的脸上先是现出了几分惊诧,随后便被越发深重的怒意替代,一双黑眸中亦是燃起了滔天的怒火。
  “真是岂有此理!”薄薄的信纸被狠狠拍在案上,发出一声闷响。孟章腾地站起身来,厉声喝道。随后却只觉得胸口一痛,眼前便有些发黑,站也站不住,身子只向一边歪倒。
  “王上!”最后只听得一声惊呼,又落入了一个温热的怀抱,其余诸事便全无感知。
  
  
  
  

评论(3)

热度(37)